返回

我和巨乳媽媽在地鐵上當眾做愛64c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www.saoyang.fun

昨天晚上,我和我媽去 參加我朋友的婚禮,結果回家的時候,突然下大雨了,因為沒有帶傘,所以,我 和媽媽進地鐵站的時候,渾身上下都濕透了,於是,我和媽媽就把身上的所有的 衣服都脫了,然後一絲不掛的很淡定的把濕透的衣服都掛在了扶手上晾著。怎麼 樣?勁爆吧!後面,還有更勁爆的,我和媽媽不但當著地鐵上那麼多人的面赤身 裸體的晾衣服,而且,我們還當著他們的面做愛了,任他們用手機拍照!

大學校內,德克士。

一個漂亮的長髮女生,正一邊吃著薯條,一邊刷著手機,一邊晃蕩著白皙的長腿。

面前堆著烤翅、漢堡和橙汁。

旁邊的桌子,一個男生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書自習,時不時的緊鎖眉頭,看樣子似乎在思考深刻的知識。

這是典型的大學校園場景,悠閑的女生和刻苦的男生。

過了一會兒,女生伸了個懶腰,看了看面前的一堆食物,撅了撅嘴巴,起身離開了。

旁邊的男生,目光頓時聚焦在剛才女生桌子上那堆吃剩了一半的食物上。

眼看四周無人,他身體一動,迅速的移動到了女生的位置上。

動作十分熟練,一看就很有經驗了。

「媽的,真有錢,剩這麼多東西,太浪費了,浪費是罪惡,哥來幫你解脫罪惡吧。」男生一邊瘋狂往嘴裡塞女生吃剩的薯條,一邊自言自語說道。

儘管橙汁女生喝剩的,顯然男生也不在乎,往嘴裡不停的輸出。

但突然,男生似乎感覺到一股冷意,下意識就抬了頭。

剛才那離開的女生,竟然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此時正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

「天哪,你,你……我只是上個衛生間,你竟然偷吃我的東西……」女生真的不敢相信,是啊,現在這個社會,而且還是大學裡,竟然還有人偷吃別人的東西?

有這麼窮的人嗎?

一些學生被驚動,紛紛投射來目光。

「對不起,對不起,」

男生很尷尬的站起來,在眾人的注視下,匆忙離開了。

「我草,還以為已經不吃了呢,媽的,看來下次要確認對方已經完全離開才能去吃了。」出了德克士,男生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唉,我陸原混到這個地步,還真是慘啊,要不是沒錢吃飯了,誰他媽的干這種丟人的事啊。」

陸原嘆了口氣,摸摸肚子,好在剛才吃的快,算是混個半飽吧。回去歇會兒。

一進宿舍,迎面走來一個寸頭男生,正是好哥們張輝。

「陸原,剛才李夢瑤來了,讓把這個給你。」

張輝遞過來一個oppo-R17手機。

見到手機,陸原心裡不由一痛。

李夢瑤是自己前女友,三天前剛分手,李夢瑤提出來的。

這手機,當時候要三千多塊,是自己在外面幹了一個月的零工才攢夠了錢,送給李夢瑤的生日禮物。

現在陸原還記得李夢瑤收到手機時候那種高興的樣子,想起來就挺甜蜜的。

現在,很顯然手機被人家嫌棄丟還給了自己。

打開手機,屏保上是一行字。

「陸原,破手機還你了,因為我用不上,我男朋友給我買了蘋果X,他很疼我,也有能力疼我,這一點,你永遠比不上。」

呵呵,說到底,都是一個字,錢。

自己沒錢。

「陸原,想開點。」

張輝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李夢瑤跟我們不是一路人,那貨長得太漂亮,而且太風騷,長腿大胸網紅臉,搔首弄姿,平時裝的嬌滴滴的,這種女人,都是給富二代們暖床的,我們普通人就別摻和了,不然最後痛苦吃虧的都是我們。」

「再說了,你不也是上過她了嗎,你也不吃虧啊。」

「我沒上啊。」陸原說道。

「我草,不是吧,你們談了一年,你都沒上過她?你們節日里不都是出去開房了嗎!」張輝一下子跳了起來,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開的是雙人床,什麼也沒發生的。」陸原說道。

「不是吧!虧了好幾個億啊!」

陸原想想,好像也確實虧啊。

不過,自己是真的喜歡李夢瑤,也尊重她,所以,也從來沒有主動提出要發生什麼。

只是,唉,陸原又掂了掂手機,分手的唯一的好處,應該就是自己終於可以把自己的老式諾基亞給換了吧!

正在這時,oppo手機滴的一聲,顯示來了一條簡訊。

「經家族研究決定,三年期限已滿,天字輩子孫陸原禁令已被解除,從收到簡訊之日起,已獲得所屬財富的控制權。」

陸原盯著這條簡訊,我草,不是吧,禁令解除了?

自己可以支配財富了?

不用再裝窮狗了?

這條簡訊是李夢瑤手機收到的,陸原也並不意外。

因為當時給李夢瑤買了手機之後,這個號碼也是陸原買的,並且充值都是一直陸原在充值。

而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陸原給家族留的聯繫方式,也是這個號碼。

其實,陸原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假如自己沒有和李夢瑤分手,假如李夢瑤還一直用這個手機,用這個手機號,那她就會看到這條奇怪的簡訊。

到時候,陸原就會坦誠自己其實是一個超級富二代。

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可是,諷刺的是。

李夢瑤和自己分手了,而且剛剛把手機還給自己,這條簡訊就來了。

李夢瑤因為自己窮,和自己分手。

她恐怕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其實是個富二代吧。

現在禁令解除,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財富,還等什麼呢?

陸原出了學校,來到了市中心一所宏偉的歐式建築跟前。

這建筑前面停滿了各種豪車,而且多是那種商務豪車。

進進出出一些人,也多是那種穿著昂貴的西服的成功人士。

陸原這一身地攤貨,和那些人一比,寒酸的不行。

但是陸原臉上毫無懼色,他哼了一聲,昂頭進了建築。

建築的頭上,有四個大字「花蕊銀行」。

「先生你好,你是要辦理什麼業務嗎?」

銀行大廳里,一個穿著黑色職業裝的女子,微笑的看著陸原。

但是雖然表情是微笑,那也不過是因為職業的原因,而她的眼神里,怎麼也藏不住一種鄙夷。

是啊,眼前這個人,衣服普通,年齡吧,二十齣頭,這種人一看就是那種鄉下來的吊絲大學生。

要不是職業需要,女子根本也不願意和眼前這男生多說一句話。

陸原看了看女子,嘖嘖,國際銀行的水平就是高,這女人長得可真漂亮,白嫩的臉蛋,姣好的身材,套裙下的小腿光滑修長,往那裡一站,也算是儀態萬千了。

「我取點錢。」陸原說道。

「取錢,你有我們銀行的卡嗎?」女子問道。

「額,沒有。」陸原撓撓頭,自己真沒卡。

女子一聽,目光里的鄙夷意味就更濃厚了,自從陸原一進來,她就看不起陸原,只是出於職業素養,才接待陸原說幾句話的。

但是心裡早已認定,眼前這個吊絲大學生,只不過是偷偷溜進來開開眼的。

就像是看到一個很宏偉的建築,心裡好奇,進來看看。

畢竟,花蕊銀行的地位和業務範疇,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來這裡辦理業務的,都是衣服光鮮之輩,就陸原這年齡這穿著,根本不可能在花蕊銀行有什麼業務。

現在聽陸原這樣回答,心裡更認定了自己的判斷。

微笑也收斂了。

乾脆用一種帶有嘲諷的口吻說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沒有卡是無法取錢的。而且我們這裡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辦卡的,必須要提供資產證明,大於一百萬以上的資產才可以辦卡,而且開卡的時候,卡內的存款也要大於十萬。如果先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的話,就請離開吧。」

本來這女子,就看不起陸原,現在,乾脆就直接表露了。

下了逐客令。

正說著,門口又進來一對中年夫妻,看穿著,都是很講究那種人。

「王總,王夫人,你們來了,今天要辦理什麼業務?」

女子見到這兩人,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轉變,笑容可掬的迎上去了。

「小鄭啊,我怎麼覺得你們銀行的檔次越來越低了,現在什麼客戶都接待了?」這對夫妻看了看陸原,做出一副很厭惡的樣子,就好像和陸原站在一起,很掉價的感覺。

是啊,有的人就是這樣,就是喜歡看不起別人,總覺得有一種優越感。

「王總王夫人你們誤會了。」

女子心裡對陸原更討厭,更鄙夷了,要是因為陸原,而得罪了王總夫妻,那就得不償失了。

眉頭一皺,不耐煩的瞪了陸原一眼,「你怎麼還不走?是不是要我叫保安趕你走?」

「對不起,我的業務你還沒有資格辦理。」

陸原也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向角落裡的一個門走去。

門上寫著「vip客戶接待室」。

「你,給我回來!」

女子踩著高跟鞋,急忙去追陸原,那裡可是vip接待室啊,裡面負責接待的都是銀行的經理級別的。

這小子闖進去,經理怪罪下來,自己可要遭殃了。

現在,女子心裡確定,陸原絕對是一個吊絲進來搗亂的了。

只不過,她的高跟鞋跑不快,等她追上去,陸原已經推門而入了。

女子只是銀行大廳里的服務人員,也不敢擅自進去,所以看到陸原闖進去,她也不敢追進去了。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垃圾人啊!」

女子擔心被領導責罰,在銀行里跺著腳,鬱悶的說道。

「小鄭你不用擔心。」那一對姓王的夫妻,也看出來了女子的想法,安慰說道,「如果你的領導怪罪下來,我們會給你證明的,我們都看到了,是那個小子不聽勸告,私自闖進去的,完全和你無關!」

「嗯,多謝王總王夫人。」女子急忙說道,心裡總算有點放心了。

第二章再說陸原此時已經闖進了vip接待室。

裡面一個三十多歲戴著眼鏡的男子,正喝著咖啡,看著報告,穿著灰藍色的西裝,看起來還挺有氣質的。

看到陸原,不由一愣。

怪不得他,這男子是銀行vip部門經理,工作就是專門接待vip客戶。

花蕊銀行本身就是銀行中的戰鬥機,就算是普通客戶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更別提vip客戶了。

所以,這男子每天的接待的客戶,那都是人上人。

首先,年齡大多數都是四五十歲那種,其次,無論是穿的衣服,還是戴的手錶之類的,無不彰顯著高貴的身份。

但是陸原,跟這些形象,完全不搭邊。

「請問你是?」經理還是有點涵養的。

「哦,我是來取錢的。」

「你有我們的vip銀行卡?」

「我不用卡。」陸原說道。

「那你怎麼取錢?」經理坐著不動,狐疑的看了看陸原,心裡則算計著,這小子弄不好是個神經病,那個鄭玥也不知怎麼搞的,竟然讓這小子就這麼闖進來了,幸好現在沒有vip客戶,要不然,突然這麼冒失闖進這個小子,嚇著了客戶那就不好了。

回頭一定要好好的訓斥訓斥鄭玥。

「我用指紋。」陸原說道。

經理一聽這個,頓時目光一動,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經理站起來,並不是表示憤怒,而是表示一種尊重。

畢竟,地位高的坐著,地位低的人站著。

沒錯,雖然銀行取錢肯定要銀行卡,就算vip也有vip卡,但是,花蕊銀行也提供了指紋服務,這是為那些地位極高或者身份極其特殊的人準備的。

當然了,這種人極少。

就像這個花蕊銀行點,一年也不過一兩個用指紋取錢的。

儘管看著陸原根本不像這種人,但是經理有不敢怠慢,假如要是真的呢?

很快就讓人拿來了指紋機。

陸原用大拇指一按。

一聲尖銳的報警聲。

頓時,經理神色立刻嚴峻,盯著陸原,那架勢,看樣子就是馬上就要叫保安。

「別激動,別激動。」

陸原急忙說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哪根手指,你耐心點,等我再試試。」

經理點了點頭,但是警惕之色還是沒變。

心說這小子,我越看你越像是個閑的沒事來找樂子的騙子。

陸原也不理會他,又試了幾根手指,最終,滴的一聲!

驗證成功了!

這一下,經理的臉色一下子從剛才的嚴峻警惕,變成了滿面春風。

「啊,陸先生,剛才真是得罪得罪,我叫張澤,是vip部門經理,以後還請多多照應。」

陸原驗證成功之後,名字自然也顯示在機器上了。

張澤弓著腰,伸出雙手,以一種極低的姿態,和陸原握了手。

「請隨我來。」

接著,張澤在vip房間里按了一下,牆壁就好像電影里一樣無聲的分開,裡面是全金屬的過道,亮著瑩白的光芒。

兩人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有密碼的金屬門口。

「陸先生,請驗證虹膜。」

陸原點點頭,驗證了虹膜成功,最後,想密碼的時候他費了一會兒工夫。

因為這個密碼是三年前家族告訴他的,因為這三年來,他一直在忍,所以密碼也從來沒派上用場過,幾乎都要忘記了。

終於,全部驗證成功。

金屬門,緩緩的打開了。

裡面是一個單間,四周全部都是保險柜。

「陸先生,這邊的保險柜里全部都是金磚。」張澤打開東邊的一排保險柜,頓時,房間里閃爍著金色的光芒,這些金條,都是2000g一條的,每10塊,放在一個透明盒子里,每10個盒子,陳列在保險柜一層,每個保險柜有五層,一共五個保險柜。

一共多少金塊,陸原也懶得數了。

「這邊,是名表。」張澤又打開西邊的保險柜。

也是五個保險柜,每個裡面五層,每一層都是各種瑞士名表,而且大多數都是限量版的,隨隨便便一個勞力士古巴紀念表,都價值一百多萬的,陸原也懶得數了,大概一共幾千塊名表吧。

「這邊,是美鈔。」

張澤又打開南邊的保險柜,裡面一疊一疊的百元美鈔,堆積成山了。

「我拿點人民幣。」陸原說道,「你給我取個一百萬出來,要現金。」

「好,陸先生請稍等。」

張澤打開北邊的最大的保險柜,裡面全部都是人民幣,簡直排滿了整個牆壁,就好像到了圖書館一樣。

「就裝這裡吧。」

說著,陸原扔給張澤一個髒兮兮的黑色塑膠袋。

張澤一愣,用塑膠袋裝人民幣?這也太隨意了吧,不過再一想陸原的打扮,再看一看陸原的財富,這一百萬連九牛一毛都不到啊,人家也不用在意。

也沒多說,給陸原裝好了。

陸原也不廢話,提起來就出去了。

而張澤想跟上,不過他還要把保險柜一道道的鎖上,所以也沒來得及出來。

此時,大廳里。

鄭玥正焦急不堪。

眼看著陸原進去已經很久了,一直都沒有出來。

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她心裡沒譜。

想衝進去看看吧,可是自己級別又不夠。

而且,鄭玥百分百認定,陸原絕對是一個無聊的吊絲,一旦被經理髮現,肯定會被轟出來。

正在這時候,鄭玥就看到陸原提著一個黑色塑膠袋出來了。

咦,這傢伙剛才進去不是空著手的嗎?怎麼出來之後,手裡還提著東西了呢?

「站住!」

鄭玥衝上去一把抓住陸原。

「幹嘛呢你?」

陸原沒想到這女人還來找事。

雖然之前這女人瞧不起自己,但是陸原也並沒有想打臉她,說真的,要打臉她很容易,直接跟張澤說了就行了。

所以,陸原拿了錢之後,就想著直接離開銀行的。

卻沒想到突然被鄭玥抓住了手腕,一下子淬不及防,塑膠袋一下子掉了,嘩啦啦,袋子里的錢,瞬間滾了一地都是。

鄭玥看呆了。

那個姓王的夫妻也看呆了。

銀行里取錢的人,都看呆了。

雖然花蕊銀行的客戶都不錯,但是這用塑膠袋提著一百萬出來,還真是活久見。

「這錢,是你偷的?!抓小偷啊!」

鄭玥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其實也不怎麼相信,開玩笑,銀行安保這麼好,怎麼可能隨隨便便一個吊絲就進來偷走一百萬呢?

只是,如果不是偷的,鄭玥真的不知道這錢是哪來的。

「抓住他,抓住他!」

那對王姓夫妻,也衝上來抓住了陸原。

頓時,大廳里就更熱鬧了。

很多人看一看陸原的樣子,再加上鄭玥穿著銀行制服說抓小偷,所以大都覺得陸原真的是小偷。

也就在這個時候。

張澤終於鎖好了保險柜,一看陸原已經出來了,他急忙小跑著也跟著出來。

其實,張澤出不出來都沒關係了,畢竟人家陸原業務已經辦理完成了。

但是,張澤幹了十幾年的銀行業,從來也沒遇到過陸原這麼牛逼的富豪,所以,當然也想拍馬屁了。

所以,急忙跑著出來,就是假如能追上,親自幫陸原開開門,或者送陸原上車,再說幾句恭維的話,讓自己在陸原心中有個印象,那就值了。

哪裡想到,出來竟然看到這樣一個場景?

鄭玥一群人緊緊的抓住了陸原,還大叫著抓小偷。

張澤心臟都嚇得跳出來了,他雖然不知道陸原的具體背景,但是陸原的保險柜里那些金條名表美鈔,加起來恐怕幾百個億都有了吧,這種人會是普通人?

現在被自己的手下職員,還誤認為是小偷,抓著在眾目睽睽之下羞辱?

要是陸原發起火來,自己這個經理瞬間被撤職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吧,不僅僅是撤職,自己也許一輩子都無法從事銀行業了。

「你們在幹嘛?」

張澤急忙跑過去,還沒來得及開口。

鄭玥卻興奮的沖著張澤邀功道,「張經理,這裡有個小偷,被我抓住了!」

說完,鄭玥還美滋滋的。

心想,這次能受到表揚了。

張經理可是花蕊銀行金陵分行的一把手,能得到他的賞識,自己的好處,那可就是大大的。

「放手!」

誰料,鄭玥怎麼也沒想到,張澤先是粗暴的推開了她。

不僅如此,張澤還粗暴的推開了同樣抓著陸原的王姓夫妻。

「陸先生,你沒事吧?對不起,對不起!這是我的失職,我向你賠罪!」張澤急忙給陸原賠禮道歉。

看張澤的樣子,恨不得自己給自己幾巴掌,只要能讓陸原諒解。

鄭玥傻傻的看著這一切。

看著張澤極盡討好陸原。

她終於明白了。

這個被自己瞧不起,還被自己言語侮辱的吊絲,原來是個級別高到不可想像的客戶。

因為,她從來沒有見過張澤這樣過。

「你還愣著幹嘛,趕緊給陸先生道歉!」

張澤朝鄭玥吼道。

這個笨女人,差點害死了自己了。

鄭玥這個時候就聽話多了,不用張澤吩咐,早就恭恭敬敬給陸原道歉,還很有心機的鞠了一躬,低頭的瞬間,一抹很有深度的白皙,從領口露了出來。

只不過陸原根本沒看她,這讓鄭玥心裡暗暗覺得可惜。

「陸先生,以後有什麼吩咐,儘管給我來電。」

張澤親自把陸原給送出了銀行,又主動遞給陸原自己的名片,堆著笑臉,「陸先生,就算不是銀行的事,生活上的事,只要你覺得我能為你效勞的,請你儘管吩咐。」

張澤這是鐵了心,要和陸原套近乎呢。

「好,多謝張哥了。」

陸原也禮貌的回了一句,畢竟人家這麼熱情呢。

這一句張哥,讓張澤的心裡受寵若驚,嘖嘖,這富少真沒有架子啊,竟然叫了自己一聲哥,看來這近乎是套上了啊。

提著一大袋現鈔,陸原不禁又想到了李夢瑤。

真沒想到她竟然是這種人,陸原的心裡,不禁又有幾分難過。

要是李夢瑤知道自己其實是個超級富二代,半個地球都是自己家族的,她會怎麼想?

第三章「陸原,你在哪呢,趕緊來上課了,這節課是管理學啊,你可別遲到了!」

張輝發來了一條信息。

管理學老師叫鄭谷,一個很尖酸刻薄的老師,最不喜歡學生遲到,據說遲到三次,直接掛科。

陸原不敢怠慢,提著塑膠袋一路狂奔,連宿舍都來不及回去了,直接來到了教學樓。

「報告。」

緊趕慢趕,還是遲到了。

陸原站在門口,感覺全班人的眼睛都盯著自己。

足足有三十秒鐘,鄭谷看都沒有看陸原,還在那裡滔滔不絕的講課。

似乎完全無視了陸原,那氣氛,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撿垃圾都撿的忘記了時間了?遲到了你知道不?你到底是學生還是流浪漢?」

終於,鄭谷扶了扶眼鏡,一連串的炮火。

很明顯,這些問題,並不需要回答,這,只是在侮辱。

班裡大部分學生,都哄堂大笑起來。

沒錯,誰都能看到陸原手裡提著那個很大的塑膠袋,的確很顯眼,畢竟裡面裝了一百萬呢。

而且,陸原穿的破舊,再加上這一個垃圾袋一樣的,確實很像拾荒的。

「來,把塑料袋打開,讓大伙兒看看你都撿了什麼寶貝。」

鄭谷又調侃道。

哄!

班級里又是一陣笑聲。

「不用了。」

陸原淡淡的說道。

鄭谷雖然是老師,但是為人並不咋地,很看不起那些貧窮的學生,但是對於家境不錯有地位的學生,鄭谷一向都和顏悅色的。

陸原不喜歡這種兩面的人。

「哼,帶著你的寶貝,回到你位置上去!記住了,再遲到兩次,我的課你就別想拿學分了!真是越窮越沒出息!」

看陸原這樣,鄭谷也覺得沒意思了,喝道。

陸原乖乖的遵從。

從門口到位置上。

不少同學都盯著他手裡的塑膠袋看,有的相互之間還交頭接耳,然後發出一種嘻嘻的笑聲,估計都是在說他撿垃圾的事情。

回到位置,陸原並沒有聽課。

趴在桌子上睡覺,今天這一番折騰,實在有點累。

這就是大學的好處,上課的時候,只要你不講話不搗蛋不影響其他同學,你想幹嘛都沒人管你。

正睡著,陸原就感覺到胳膊被人拍了一下。

一看,竟然是李夢瑤。

「這些,都是你的?」

李夢瑤指著那個塑料袋,此時,已經被打開了,裡面一疊一疊的人民幣,全部露出來了。

此時,李夢瑤臉上沒有分手時候那種冰冷和輕蔑了,露出的是一種說不盡的媚意。

陸原心裡卻泛起一陣噁心,也沒答話,提起塑料袋就走。

「親愛的,親愛的!」

這下,李夢瑤急了,在後面大聲的喊著。

別的還沒什麼,但這一句親愛的,頓時讓陸原心裡一軟,他還記得自己和李夢瑤確認男女朋友關係那一晚上,李夢瑤不再叫他陸原,而是叫他親愛的。

當一個女孩子這麼叫自己的時候,是男人都會湧出一種保護她一輩子的慾望。

現在又一次聽到李夢瑤這麼叫自己。

他不由得停下,回頭。

耳邊,卻傳來一陣鬨笑。

陸原愣住了,自己並沒有離開位置,只是站起來了,那個塑膠袋依然好好的在自己腳邊,並沒有打開,李夢瑤也根本沒有和自己講話。

剛才,只是一場夢。

但是,李夢瑤卻的確在喊「親愛的。」

只是,她看的人,並不是陸原,而是門口一個捧著藍色妖姬的男生。

看到這男生,陸原心裡不是滋味。

他就是李夢瑤的新男友杜亮。

杜亮長得不咋地,臉上比較粗糙,身材也比較矮壯,但是身上的衣服都是名牌,什麼李維斯,路易威登。

家裡比較有錢,號稱「中文系小王子」。

很快,陸原弄明白了怎麼回事。

現在已經下課了,杜亮是來接李夢瑤的,李夢瑤看到杜亮大喊親愛的,因為李夢瑤這一稱呼,自己實在太熟悉了,畢竟以前李夢瑤都是這麼叫自己的。

所以自己醒了,下意識站起來了。

看到陸原傻傻的站起來,班級里又鬨笑起來。

畢竟都知道陸原和李夢瑤的事情。

「哎呦,我叫我男朋友,你怎麼站起來了?」

李夢瑤親熱的挽住杜亮的胳膊,聽到同學鬨笑,回頭正看到陸原傻傻的看著自己,李夢瑤嘴角浮出几絲不屑。

「小子,你要是敢再騷擾瑤瑤,小心我找人削你!」杜亮指著陸原,張口就罵。

對陸原,他當然不放在眼裡。

自己不但有錢,而且就是金陵市的人,社會上的混混也認識不少,平時這個哥那個哥的,自己都有來往。

說真的,杜亮這一罵,班級里有些男生其實心裡還是不爽的。

雖然這些男生也不一定看得起陸原,但是不管怎麼說,杜亮一個外班的人,跑到自己班級里耀武揚威,泡自己班級的妹子,確實有傷自尊啊。

「別生氣了,親愛的,他只是一個沒錢的窮吊絲罷了。」

李夢瑤的目光里,此時滿是鄙夷,早已沒有以前的一絲情意。

「夢瑤!」

突然,一個女生站起來,「夢瑤,你太過分了一點你知道嗎!我真沒想到你和陸原分手,而且是你把陸原甩了!」

女生顯得有幾分激動,看起來似乎憋了很久的話要說了。

這女生叫張遐。

和陸原的關係,和李夢瑤的關係都很不錯。

可以說,以前陸原和李夢瑤沒分手的時候,他們三人關係都挺好的,經常在一起玩,有時候一起聚餐之類的。

「張遐,你。」李夢瑤有點不知所措。

「夢瑤,你一向虛榮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虛榮,甩了陸原跟杜亮這種人,杜亮的名聲你不知道嗎?幾個月換一次女朋友,迎新的時候還誘騙新生,你跟這種人就是為了錢對吧!可以你為什麼要傷害陸原呢,錢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你知道陸原對你有多好嗎,你還記得那天夜裡深夜裡你發燒,我們打不到車,是他背著你走了好幾里路去醫院的你忘了嗎?在醫院裡掛點滴的時候,因為天氣冷,他把衣服都脫給你穿了,自己凍的在醫院門口跑步取暖你忘記了嗎?後來回來了,你說你想喝粥,那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他又出去跑了很長時間,最後給你買來了你也忘記了嗎?」

「他是真心喜歡你,照顧你,你說你想換個手機,他在外面給人飯店打工一個多月,給你買了手機,他買手機的時候我和他一起去的,你知道他買到你一直渴望手機時候的喜悅嗎?簡直比買給自己還開心!」

「夠了!」

李夢瑤有點惱羞成怒,「張遐你要還當我是朋友,就不用說了!我和陸原分手是正確的,他就算累死累活,那又怎樣,還不是一部oppo,杜亮給我買了一部蘋果,不好意思,比起oppo,我更喜歡蘋果。」

「李夢瑤,你變了,你變得虛榮,變得浮華了。」張遐有點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說到底,她也依然關心李夢瑤,畢竟她們也算是好朋友。

「張遐,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以為我想和你交朋友嗎?以前我以為你爸爸是科長,所以才和你交朋友的,但是後來才知道你爸爸不過是一個幹事,早知道這樣,我才不交你這個朋友呢,行了,你別多說了,你要是不喜歡,從今天開始,我們絕交!」

說著,李夢瑤挽住杜亮的手,嬌滴滴的說道,「親愛的,我們走吧,別讓這些垃圾掃了我們得興緻,對了,今晚我們去吃牛排,是嗎?」

李夢瑤趾高氣昂的挽著杜亮走了。

「好啦,別看啦!他們都走了。」

張遐和陸原挺熟的,此時拍了陸原兩下,「我知道你剛失戀很痛苦,走吧,姐姐請你吃飯,去百盛園!」

百盛園是學校里比較好的餐廳。

「今天就不了。」說實話,陸原現在確實沒什麼心情,尤其是剛剛發生了那些事情,「過幾天,我請你去吃米其林。」

「真的假的哦!」

張遐興奮的說道。

不過想想也不可能,米其林是國際知名餐廳,金陵也有一個三星的米其林,消費高的嚇死人,聽說人均要八百以上的。

張遐只是覺得陸原是和自己開玩笑。

不過事實上,陸原當然請得起,別說米其林,就是世界上任何一家頂級的餐廳,陸原一天三餐去吃,也吃得起。

「那好,我等著你哦,哈哈,我還從來沒去過米其林呢!」

張遐半開玩笑的離開了。

陸原提著塑膠袋,和同宿舍的張輝,宋純,也往宿舍走。

走到半路。

「哎哎哎,宿舍里怎麼沒人啊,我回來了,兄弟們都趕緊回來吃東西啊!」

306宿舍群里突然冒出一條消息。

這個群裡面一共就四個人,全部都是陸原宿舍的。

「陳鋒這傢伙回來了?陸原,快走,回去吃好東西!」

「不知道這傢伙,這一次能帶什麼好吃的,嘎嘎。」

三人二話不說,加快步伐,就往宿舍衝去。

陳鋒和他們一個宿舍的,但是不是同院系的。

陸原他們三個,都是管理系的,但是陳鋒是藝術系的。

藝術系宿舍正好不夠,所以就分到他們宿舍了。

陳鋒因為是藝術系的,系裡面經常會組織全國各地寫生之類的,陳鋒經常出去半個月一個月的,大家關係都挺不錯的,陳鋒每次出去,都會帶寫生地方的特產回來。

三人如狼似虎,回到宿舍。

張輝迫不及待的推開門,「哎呦,鋒哥,好吃的在哪呢?」

話剛說完,張輝就愣住了。

隨即,張峰臉漲紅了,神情顯得也十分的局促。

緊接著的宋純也跟張峰一樣了。

陸原是最後一個進來的。

他也愣了一下,因為陳鋒的床上,坐著一個女生。

第四章女生很漂亮,白色的蕾絲打底,一件大三角斜襟黑色上衣,配上駝色的圍巾,一條垂墜感極好的窄裙,看起來很有文藝氣息。

「哥們兒,來來,我介紹一下,這是我最近交的女朋友,何敏,也是我們學校的,藝術專業的。」

這時,陳鋒從衛生間走出來了。

陳鋒長得也挺帥的,一米八,劉海比較長,看起來有一種神秘和陰柔的感覺。

「敏敏,這是我宿舍里的好兄弟,陸原,張輝,宋純。」

「你們好。」

何敏顯得不是很熱情,但是倒是也和陸原他們打了招呼,態度嘛,中規中矩,不冷不熱。

「對了,陸原,聽說你和李夢瑤分手了?」陳鋒嘆了口氣,突然又一笑,拍了拍陸原,「不過老陸你也別難過,我今天和敏敏來的時候,已經說好了,待會兒我們寢室的兄弟,和敏敏她寢室的女生們,聚一聚,大家做一個聯誼寢室,跟你說,敏敏寢室的妹子們,都很漂亮的,待會兒,你們好好發揮發揮啊,哈哈!」

「哇,真的啊!」

頓時,張輝和宋純兩人,都抑制不住了內心的狂喜了。

何敏是藝術系的,寢室的妹子肯定質量特別高啊。

只是,冷靜下來,張輝兩人心裡也泛嘀咕,自己都是很路人的那種吊絲,長得不帥,家裡也沒錢,連普通的女生都追不到,又怎麼能泡的上藝術系的妹子。

「嗯,我已經訂好了地點,東籬小酒吧,那我們準備準備,這就過去吧,敏敏,你寢室的美女們已經動身了嗎?」陳鋒說道。

何敏點點頭:「剛才九兒給我發了微信,她們都已經到了。」

說著,何敏又看了看陸原他們,「對了,你們三人也換一下衣服吧,換你們最好的衣服吧,我和陳鋒到外面等你們。」

「兄弟們,快點啊!」

陳鋒擠了擠眼睛,帶著何敏出去了。

兩人就在宿舍樓大門口等著。

何敏皺了皺眉頭:「陳鋒,你們宿舍這三個男生,也太一般了吧,看著好像都是恨普通男生啊,除了那個陸原長得還有點味道,但是穿的也太次了,而其他兩個也就是大眾臉,我們宿舍姐妹們肯定看不上的啊,而且我看了他們桌子上的用品,也很普通,沒錢也沒啥品味,虧你還在我面前誇他們多好多好。」

「這幾個哥們人品都很好的,尤其是陸原,你不知道他對那個李夢瑤有多好,為了李夢瑤,他在外面打工一個多月,賺來三千多塊錢,給李夢瑤買了新手機呢。」陳鋒說道。

「真傻,還不是被人甩了?」

何敏撇了撇嘴。

隨即又說道,「那又怎麼樣,九兒她一套化妝品都三千多了,而且九兒這個人,嘴巴特別毒辣,要是看不起你宿舍的人,到時候我怕他們下不了台,而且你們宿舍的人,和我那幾個姐妹,根本就不是同一路人的感覺。」

「那怎麼辦?」被女朋友這麼一說,陳鋒也覺得有點道理。

雖然自己為宿舍兄弟們的感情生活日夜操勞操碎了心,但是,如果兄弟們被鄙視了,這也不是陳鋒希望看到的,「只是現在都已經說出去了,總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吧,他們肯定也會多想的。」

「唉,就這次吧。」何敏無奈的說道。

正說著,張輝陸原他們已經出來了。

張輝和宋純都換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宋純還穿了自己平時捨不得穿的一雙兩百多買的李寧鞋子。

只有陸原,還是原來的樣子。

「陸原,你怎麼沒換啊?」何敏說道。

「我穿的已經是我最好的了。」

一句話,何敏無話可說,心裡嘆了口氣,希望九兒到時候善良點,別捉弄這傢伙。

此時,在東籬小酒吧。

幾個女生圍坐在一張桌子上,嘰嘰喳喳的說著話。

這幾個女生,都很吸引眼睛,個頭高挑不說,也會打扮,看上去膚白貌美。

尤其是最中間那個,眼月彎彎彷彿有靈動的秋水一般,一笑一顰,足以讓人醉倒,細細的長腿讓人看了流連忘返。

「九兒,你今天上午回來之後有點不高興,到底怎麼回事嘛,說說嘛?」

旁邊的女生,問最中間那個。

「一開始我不高興,不過現在我回想起來啊,只想笑了。」秦九兒說道。

「啥,九兒你快告訴我們。」

「是啊是啊,快說快說。」

女生們還真的挺喜歡八卦的,頓時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其實事情也很簡單,上午我在德克士里吃飯,當時在我旁邊坐一個男生,一直在看書學習,雖然穿的很破爛,但是很認真,一開始我還挺佩服他的。只不過,後來我去了一下洗手間,回來之後你們猜怎麼著?」

「怎麼著?」女生們眼睛瞪得更大了。

「那個男生竟然坐到了我的位置上,拿著我吃剩的大吃起來,喝著我喝剩下的飲料,吃的那叫一個狼吞虎咽啊,當時真是把我嚇呆了!」秦九兒說到這裡,又拍了拍胸脯,似乎還很害怕一樣。

「不是吧,還有這種人?」

「我知道了,那男生肯定沒錢吃飯,以為九兒走了,去吃剩飯呢!」

「哇,這年頭還有這樣的男生啊,太丟人了吧!」

「反正如果是我,我沒這個臉。」

「這種男生真吊絲啊。」

「算了,別說這個了,我們聊些開心的吧。」秦九兒展顏一笑,「我剛才給敏敏發了信息說我們已經到了,陳鋒宿舍里三個男生也一起過來了,嘻嘻。」

「聽說是管理學院的,哇,學管理的男生,一定挺帥的吧。」

「學管理,那將來豈不是要當總裁啊,哇嘎嘎,一定要釣到一個啊。」

「聽說學管理的都是富二代啊,不知道我化妝有沒有太過啊。」

說著,女生們紛紛掏出小鏡子,對著鏡子擠眉弄眼,力求做到精益求精。

這個時候,陸原他們一行也進來了。。

「走吧,我們過去。」陳鋒笑了笑說道。

張輝和宋純兩個傢伙,臉上又興奮又緊張。

「九兒,娜娜,曼曼,我們來啦!」何敏跟姐妹們打著招呼,來到了跟前。

「敏敏,陳鋒!」

只不過,當秦九兒等人看到張輝和宋純兩人之後,本來熱情興奮的心情,一下子冷了。

這兩個男生很普通嘛。

她們完全沒什麼興趣。

「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啊,我老遠就看到你們在笑。」

何敏說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複數字12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她和陳鋒是雙方的介紹人,只有他們和兩邊人都熟悉,她知道,氣氛主要靠自己和陳鋒來調動。

眼看著秦九兒等人的情緒開始下降,她只能來提升下氣氛。

「有什麼高興的事,說說啊,大家一起高興高興。」何敏繼續說道。

「沒什麼了,就是九兒在德克士里遇到一個男生的事情,九兒,敏敏還沒聽過呢,你就說說吧。」顧娜說道。

秦九兒也就把一個男生偷吃她東西的事情說了。

大家聽完,都笑了一會。

「都坐吧,張輝,你坐陳曼的旁邊吧,宋純,你坐顧娜的旁邊吧。」

何敏說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複數字12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這是她故意這麼安排的。因為姐妹們裡面,秦九兒是最漂亮的,要求也是最高的。

而陳鋒宿舍裡面,雖然穿的都很普通,但是陸原是長得最可以的。

所以何敏暗中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的旁邊,自然也是為了控制秦九兒的情緒。

畢竟如果把宋純或者張輝安排在秦九兒旁邊的話,秦九兒說不定更鬱悶。

當然了,何敏也很清楚,就算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身邊也沒用,秦九兒肯定看不上陸原,畢竟陸原那一身穿著,太吊絲了。

只是,矮子裡面挑將軍,何敏也沒辦法變出一個高富帥啊。

「怎麼只來了兩個男生啊?」

秦九兒說道。  「噢,陸原他去洗手間了,馬上就來。」陳鋒說道,「我們先點一些吃的吧,你們聊天啊,隨便聊啊,哈哈,大家都是年輕人。」

於是,陳曼和張輝,宋純和顧娜,也就一句有一句沒有的聊天。

陳曼和顧娜,不太想聊天,但是也得給陳鋒和何敏的面子啊,也不能太裝了。

而張輝和宋純,別看私底下也是話癆,平時插科打諢也都會,但是一碰到漂亮妹子,頓時就有點舌頭打結,大腦抽筋,說話都不利索了。

反正就這麼磕磕巴巴的聊著。

秦九兒對張輝和宋純一點興趣也沒有,此時對聊天也沒一點興趣。

她的心,一直都在那個還沒有來的陸原的身上。

看到張輝和宋純,已經讓她本來期盼的心情冰冷了許多。

 

昨天晚上,我和我媽去 參加我朋友的婚禮,結果回家的時候,突然下大雨了,因為沒有帶傘,所以,我 和媽媽進地鐵站的時候,渾身上下都濕透了,於是,我和媽媽就把身上的所有的 衣服都脫了,然後一絲不掛的很淡定的把濕透的衣服都掛在了扶手上晾著。怎麼 樣?勁爆吧!後面,還有更勁爆的,我和媽媽不但當著地鐵上那麼多人的面赤身 裸體的晾衣服,而且,我們還當著他們的面做愛了,任他們用手機拍照!

大學校內,德克士。

一個漂亮的長髮女生,正一邊吃著薯條,一邊刷著手機,一邊晃蕩著白皙的長腿。

面前堆著烤翅、漢堡和橙汁。

旁邊的桌子,一個男生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書自習,時不時的緊鎖眉頭,看樣子似乎在思考深刻的知識。

這是典型的大學校園場景,悠閑的女生和刻苦的男生。

過了一會兒,女生伸了個懶腰,看了看面前的一堆食物,撅了撅嘴巴,起身離開了。

旁邊的男生,目光頓時聚焦在剛才女生桌子上那堆吃剩了一半的食物上。

眼看四周無人,他身體一動,迅速的移動到了女生的位置上。

動作十分熟練,一看就很有經驗了。

「媽的,真有錢,剩這麼多東西,太浪費了,浪費是罪惡,哥來幫你解脫罪惡吧。」男生一邊瘋狂往嘴裡塞女生吃剩的薯條,一邊自言自語說道。

儘管橙汁女生喝剩的,顯然男生也不在乎,往嘴裡不停的輸出。

但突然,男生似乎感覺到一股冷意,下意識就抬了頭。

剛才那離開的女生,竟然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此時正一臉驚恐的看著自己。

「天哪,你,你……我只是上個衛生間,你竟然偷吃我的東西……」女生真的不敢相信,是啊,現在這個社會,而且還是大學裡,竟然還有人偷吃別人的東西?

有這麼窮的人嗎?

一些學生被驚動,紛紛投射來目光。

「對不起,對不起,」

男生很尷尬的站起來,在眾人的注視下,匆忙離開了。

「我草,還以為已經不吃了呢,媽的,看來下次要確認對方已經完全離開才能去吃了。」出了德克士,男生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唉,我陸原混到這個地步,還真是慘啊,要不是沒錢吃飯了,誰他媽的干這種丟人的事啊。」

陸原嘆了口氣,摸摸肚子,好在剛才吃的快,算是混個半飽吧。回去歇會兒。

一進宿舍,迎面走來一個寸頭男生,正是好哥們張輝。

「陸原,剛才李夢瑤來了,讓把這個給你。」

張輝遞過來一個oppo-R17手機。

見到手機,陸原心裡不由一痛。

李夢瑤是自己前女友,三天前剛分手,李夢瑤提出來的。

這手機,當時候要三千多塊,是自己在外面幹了一個月的零工才攢夠了錢,送給李夢瑤的生日禮物。

現在陸原還記得李夢瑤收到手機時候那種高興的樣子,想起來就挺甜蜜的。

現在,很顯然手機被人家嫌棄丟還給了自己。

打開手機,屏保上是一行字。

「陸原,破手機還你了,因為我用不上,我男朋友給我買了蘋果X,他很疼我,也有能力疼我,這一點,你永遠比不上。」

呵呵,說到底,都是一個字,錢。

自己沒錢。

「陸原,想開點。」

張輝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李夢瑤跟我們不是一路人,那貨長得太漂亮,而且太風騷,長腿大胸網紅臉,搔首弄姿,平時裝的嬌滴滴的,這種女人,都是給富二代們暖床的,我們普通人就別摻和了,不然最後痛苦吃虧的都是我們。」

「再說了,你不也是上過她了嗎,你也不吃虧啊。」

「我沒上啊。」陸原說道。

「我草,不是吧,你們談了一年,你都沒上過她?你們節日里不都是出去開房了嗎!」張輝一下子跳了起來,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開的是雙人床,什麼也沒發生的。」陸原說道。

「不是吧!虧了好幾個億啊!」

陸原想想,好像也確實虧啊。

不過,自己是真的喜歡李夢瑤,也尊重她,所以,也從來沒有主動提出要發生什麼。

只是,唉,陸原又掂了掂手機,分手的唯一的好處,應該就是自己終於可以把自己的老式諾基亞給換了吧!

正在這時,oppo手機滴的一聲,顯示來了一條簡訊。

「經家族研究決定,三年期限已滿,天字輩子孫陸原禁令已被解除,從收到簡訊之日起,已獲得所屬財富的控制權。」

陸原盯著這條簡訊,我草,不是吧,禁令解除了?

自己可以支配財富了?

不用再裝窮狗了?

這條簡訊是李夢瑤手機收到的,陸原也並不意外。

因為當時給李夢瑤買了手機之後,這個號碼也是陸原買的,並且充值都是一直陸原在充值。

而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陸原給家族留的聯繫方式,也是這個號碼。

其實,陸原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假如自己沒有和李夢瑤分手,假如李夢瑤還一直用這個手機,用這個手機號,那她就會看到這條奇怪的簡訊。

到時候,陸原就會坦誠自己其實是一個超級富二代。

給李夢瑤一個驚喜。

可是,諷刺的是。

李夢瑤和自己分手了,而且剛剛把手機還給自己,這條簡訊就來了。

李夢瑤因為自己窮,和自己分手。

她恐怕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其實是個富二代吧。

現在禁令解除,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財富,還等什麼呢?

陸原出了學校,來到了市中心一所宏偉的歐式建築跟前。

這建筑前面停滿了各種豪車,而且多是那種商務豪車。

進進出出一些人,也多是那種穿著昂貴的西服的成功人士。

陸原這一身地攤貨,和那些人一比,寒酸的不行。

但是陸原臉上毫無懼色,他哼了一聲,昂頭進了建築。

建築的頭上,有四個大字「花蕊銀行」。

「先生你好,你是要辦理什麼業務嗎?」

銀行大廳里,一個穿著黑色職業裝的女子,微笑的看著陸原。

但是雖然表情是微笑,那也不過是因為職業的原因,而她的眼神里,怎麼也藏不住一種鄙夷。

是啊,眼前這個人,衣服普通,年齡吧,二十齣頭,這種人一看就是那種鄉下來的吊絲大學生。

要不是職業需要,女子根本也不願意和眼前這男生多說一句話。

陸原看了看女子,嘖嘖,國際銀行的水平就是高,這女人長得可真漂亮,白嫩的臉蛋,姣好的身材,套裙下的小腿光滑修長,往那裡一站,也算是儀態萬千了。

「我取點錢。」陸原說道。

「取錢,你有我們銀行的卡嗎?」女子問道。

「額,沒有。」陸原撓撓頭,自己真沒卡。

女子一聽,目光里的鄙夷意味就更濃厚了,自從陸原一進來,她就看不起陸原,只是出於職業素養,才接待陸原說幾句話的。

但是心裡早已認定,眼前這個吊絲大學生,只不過是偷偷溜進來開開眼的。

就像是看到一個很宏偉的建築,心裡好奇,進來看看。

畢竟,花蕊銀行的地位和業務範疇,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來這裡辦理業務的,都是衣服光鮮之輩,就陸原這年齡這穿著,根本不可能在花蕊銀行有什麼業務。

現在聽陸原這樣回答,心裡更認定了自己的判斷。

微笑也收斂了。

乾脆用一種帶有嘲諷的口吻說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沒有卡是無法取錢的。而且我們這裡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辦卡的,必須要提供資產證明,大於一百萬以上的資產才可以辦卡,而且開卡的時候,卡內的存款也要大於十萬。如果先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的話,就請離開吧。」

本來這女子,就看不起陸原,現在,乾脆就直接表露了。

下了逐客令。

正說著,門口又進來一對中年夫妻,看穿著,都是很講究那種人。

「王總,王夫人,你們來了,今天要辦理什麼業務?」

女子見到這兩人,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轉變,笑容可掬的迎上去了。

「小鄭啊,我怎麼覺得你們銀行的檔次越來越低了,現在什麼客戶都接待了?」這對夫妻看了看陸原,做出一副很厭惡的樣子,就好像和陸原站在一起,很掉價的感覺。

是啊,有的人就是這樣,就是喜歡看不起別人,總覺得有一種優越感。

「王總王夫人你們誤會了。」

女子心裡對陸原更討厭,更鄙夷了,要是因為陸原,而得罪了王總夫妻,那就得不償失了。

眉頭一皺,不耐煩的瞪了陸原一眼,「你怎麼還不走?是不是要我叫保安趕你走?」

「對不起,我的業務你還沒有資格辦理。」

陸原也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向角落裡的一個門走去。

門上寫著「vip客戶接待室」。

「你,給我回來!」

女子踩著高跟鞋,急忙去追陸原,那裡可是vip接待室啊,裡面負責接待的都是銀行的經理級別的。

這小子闖進去,經理怪罪下來,自己可要遭殃了。

現在,女子心裡確定,陸原絕對是一個吊絲進來搗亂的了。

只不過,她的高跟鞋跑不快,等她追上去,陸原已經推門而入了。

女子只是銀行大廳里的服務人員,也不敢擅自進去,所以看到陸原闖進去,她也不敢追進去了。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垃圾人啊!」

女子擔心被領導責罰,在銀行里跺著腳,鬱悶的說道。

「小鄭你不用擔心。」那一對姓王的夫妻,也看出來了女子的想法,安慰說道,「如果你的領導怪罪下來,我們會給你證明的,我們都看到了,是那個小子不聽勸告,私自闖進去的,完全和你無關!」

「嗯,多謝王總王夫人。」女子急忙說道,心裡總算有點放心了。

第二章再說陸原此時已經闖進了vip接待室。

裡面一個三十多歲戴著眼鏡的男子,正喝著咖啡,看著報告,穿著灰藍色的西裝,看起來還挺有氣質的。

看到陸原,不由一愣。

怪不得他,這男子是銀行vip部門經理,工作就是專門接待vip客戶。

花蕊銀行本身就是銀行中的戰鬥機,就算是普通客戶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更別提vip客戶了。

所以,這男子每天的接待的客戶,那都是人上人。

首先,年齡大多數都是四五十歲那種,其次,無論是穿的衣服,還是戴的手錶之類的,無不彰顯著高貴的身份。

但是陸原,跟這些形象,完全不搭邊。

「請問你是?」經理還是有點涵養的。

「哦,我是來取錢的。」

「你有我們的vip銀行卡?」

「我不用卡。」陸原說道。

「那你怎麼取錢?」經理坐著不動,狐疑的看了看陸原,心裡則算計著,這小子弄不好是個神經病,那個鄭玥也不知怎麼搞的,竟然讓這小子就這麼闖進來了,幸好現在沒有vip客戶,要不然,突然這麼冒失闖進這個小子,嚇著了客戶那就不好了。

回頭一定要好好的訓斥訓斥鄭玥。

「我用指紋。」陸原說道。

經理一聽這個,頓時目光一動,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經理站起來,並不是表示憤怒,而是表示一種尊重。

畢竟,地位高的坐著,地位低的人站著。

沒錯,雖然銀行取錢肯定要銀行卡,就算vip也有vip卡,但是,花蕊銀行也提供了指紋服務,這是為那些地位極高或者身份極其特殊的人準備的。

當然了,這種人極少。

就像這個花蕊銀行點,一年也不過一兩個用指紋取錢的。

儘管看著陸原根本不像這種人,但是經理有不敢怠慢,假如要是真的呢?

很快就讓人拿來了指紋機。

陸原用大拇指一按。

一聲尖銳的報警聲。

頓時,經理神色立刻嚴峻,盯著陸原,那架勢,看樣子就是馬上就要叫保安。

「別激動,別激動。」

陸原急忙說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哪根手指,你耐心點,等我再試試。」

經理點了點頭,但是警惕之色還是沒變。

心說這小子,我越看你越像是個閑的沒事來找樂子的騙子。

陸原也不理會他,又試了幾根手指,最終,滴的一聲!

驗證成功了!

這一下,經理的臉色一下子從剛才的嚴峻警惕,變成了滿面春風。

「啊,陸先生,剛才真是得罪得罪,我叫張澤,是vip部門經理,以後還請多多照應。」

陸原驗證成功之後,名字自然也顯示在機器上了。

張澤弓著腰,伸出雙手,以一種極低的姿態,和陸原握了手。

「請隨我來。」

接著,張澤在vip房間里按了一下,牆壁就好像電影里一樣無聲的分開,裡面是全金屬的過道,亮著瑩白的光芒。

兩人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有密碼的金屬門口。

「陸先生,請驗證虹膜。」

陸原點點頭,驗證了虹膜成功,最後,想密碼的時候他費了一會兒工夫。

因為這個密碼是三年前家族告訴他的,因為這三年來,他一直在忍,所以密碼也從來沒派上用場過,幾乎都要忘記了。

終於,全部驗證成功。

金屬門,緩緩的打開了。

裡面是一個單間,四周全部都是保險柜。

「陸先生,這邊的保險柜里全部都是金磚。」張澤打開東邊的一排保險柜,頓時,房間里閃爍著金色的光芒,這些金條,都是2000g一條的,每10塊,放在一個透明盒子里,每10個盒子,陳列在保險柜一層,每個保險柜有五層,一共五個保險柜。

一共多少金塊,陸原也懶得數了。

「這邊,是名表。」張澤又打開西邊的保險柜。

也是五個保險柜,每個裡面五層,每一層都是各種瑞士名表,而且大多數都是限量版的,隨隨便便一個勞力士古巴紀念表,都價值一百多萬的,陸原也懶得數了,大概一共幾千塊名表吧。

「這邊,是美鈔。」

張澤又打開南邊的保險柜,裡面一疊一疊的百元美鈔,堆積成山了。

「我拿點人民幣。」陸原說道,「你給我取個一百萬出來,要現金。」

「好,陸先生請稍等。」

張澤打開北邊的最大的保險柜,裡面全部都是人民幣,簡直排滿了整個牆壁,就好像到了圖書館一樣。

「就裝這裡吧。」

說著,陸原扔給張澤一個髒兮兮的黑色塑膠袋。

張澤一愣,用塑膠袋裝人民幣?這也太隨意了吧,不過再一想陸原的打扮,再看一看陸原的財富,這一百萬連九牛一毛都不到啊,人家也不用在意。

也沒多說,給陸原裝好了。

陸原也不廢話,提起來就出去了。

而張澤想跟上,不過他還要把保險柜一道道的鎖上,所以也沒來得及出來。

此時,大廳里。

鄭玥正焦急不堪。

眼看著陸原進去已經很久了,一直都沒有出來。

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她心裡沒譜。

想衝進去看看吧,可是自己級別又不夠。

而且,鄭玥百分百認定,陸原絕對是一個無聊的吊絲,一旦被經理髮現,肯定會被轟出來。

正在這時候,鄭玥就看到陸原提著一個黑色塑膠袋出來了。

咦,這傢伙剛才進去不是空著手的嗎?怎麼出來之後,手裡還提著東西了呢?

「站住!」

鄭玥衝上去一把抓住陸原。

「幹嘛呢你?」

陸原沒想到這女人還來找事。

雖然之前這女人瞧不起自己,但是陸原也並沒有想打臉她,說真的,要打臉她很容易,直接跟張澤說了就行了。

所以,陸原拿了錢之後,就想著直接離開銀行的。

卻沒想到突然被鄭玥抓住了手腕,一下子淬不及防,塑膠袋一下子掉了,嘩啦啦,袋子里的錢,瞬間滾了一地都是。

鄭玥看呆了。

那個姓王的夫妻也看呆了。

銀行里取錢的人,都看呆了。

雖然花蕊銀行的客戶都不錯,但是這用塑膠袋提著一百萬出來,還真是活久見。

「這錢,是你偷的?!抓小偷啊!」

鄭玥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其實也不怎麼相信,開玩笑,銀行安保這麼好,怎麼可能隨隨便便一個吊絲就進來偷走一百萬呢?

只是,如果不是偷的,鄭玥真的不知道這錢是哪來的。

「抓住他,抓住他!」

那對王姓夫妻,也衝上來抓住了陸原。

頓時,大廳里就更熱鬧了。

很多人看一看陸原的樣子,再加上鄭玥穿著銀行制服說抓小偷,所以大都覺得陸原真的是小偷。

也就在這個時候。

張澤終於鎖好了保險柜,一看陸原已經出來了,他急忙小跑著也跟著出來。

其實,張澤出不出來都沒關係了,畢竟人家陸原業務已經辦理完成了。

但是,張澤幹了十幾年的銀行業,從來也沒遇到過陸原這麼牛逼的富豪,所以,當然也想拍馬屁了。

所以,急忙跑著出來,就是假如能追上,親自幫陸原開開門,或者送陸原上車,再說幾句恭維的話,讓自己在陸原心中有個印象,那就值了。

哪裡想到,出來竟然看到這樣一個場景?

鄭玥一群人緊緊的抓住了陸原,還大叫著抓小偷。

張澤心臟都嚇得跳出來了,他雖然不知道陸原的具體背景,但是陸原的保險柜里那些金條名表美鈔,加起來恐怕幾百個億都有了吧,這種人會是普通人?

現在被自己的手下職員,還誤認為是小偷,抓著在眾目睽睽之下羞辱?

要是陸原發起火來,自己這個經理瞬間被撤職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吧,不僅僅是撤職,自己也許一輩子都無法從事銀行業了。

「你們在幹嘛?」

張澤急忙跑過去,還沒來得及開口。

鄭玥卻興奮的沖著張澤邀功道,「張經理,這裡有個小偷,被我抓住了!」

說完,鄭玥還美滋滋的。

心想,這次能受到表揚了。

張經理可是花蕊銀行金陵分行的一把手,能得到他的賞識,自己的好處,那可就是大大的。

「放手!」

誰料,鄭玥怎麼也沒想到,張澤先是粗暴的推開了她。

不僅如此,張澤還粗暴的推開了同樣抓著陸原的王姓夫妻。

「陸先生,你沒事吧?對不起,對不起!這是我的失職,我向你賠罪!」張澤急忙給陸原賠禮道歉。

看張澤的樣子,恨不得自己給自己幾巴掌,只要能讓陸原諒解。

鄭玥傻傻的看著這一切。

看著張澤極盡討好陸原。

她終於明白了。

這個被自己瞧不起,還被自己言語侮辱的吊絲,原來是個級別高到不可想像的客戶。

因為,她從來沒有見過張澤這樣過。

「你還愣著幹嘛,趕緊給陸先生道歉!」

張澤朝鄭玥吼道。

這個笨女人,差點害死了自己了。

鄭玥這個時候就聽話多了,不用張澤吩咐,早就恭恭敬敬給陸原道歉,還很有心機的鞠了一躬,低頭的瞬間,一抹很有深度的白皙,從領口露了出來。

只不過陸原根本沒看她,這讓鄭玥心裡暗暗覺得可惜。

「陸先生,以後有什麼吩咐,儘管給我來電。」

張澤親自把陸原給送出了銀行,又主動遞給陸原自己的名片,堆著笑臉,「陸先生,就算不是銀行的事,生活上的事,只要你覺得我能為你效勞的,請你儘管吩咐。」

張澤這是鐵了心,要和陸原套近乎呢。

「好,多謝張哥了。」

陸原也禮貌的回了一句,畢竟人家這麼熱情呢。

這一句張哥,讓張澤的心裡受寵若驚,嘖嘖,這富少真沒有架子啊,竟然叫了自己一聲哥,看來這近乎是套上了啊。

提著一大袋現鈔,陸原不禁又想到了李夢瑤。

真沒想到她竟然是這種人,陸原的心裡,不禁又有幾分難過。

要是李夢瑤知道自己其實是個超級富二代,半個地球都是自己家族的,她會怎麼想?

第三章「陸原,你在哪呢,趕緊來上課了,這節課是管理學啊,你可別遲到了!」

張輝發來了一條信息。

管理學老師叫鄭谷,一個很尖酸刻薄的老師,最不喜歡學生遲到,據說遲到三次,直接掛科。

陸原不敢怠慢,提著塑膠袋一路狂奔,連宿舍都來不及回去了,直接來到了教學樓。

「報告。」

緊趕慢趕,還是遲到了。

陸原站在門口,感覺全班人的眼睛都盯著自己。

足足有三十秒鐘,鄭谷看都沒有看陸原,還在那裡滔滔不絕的講課。

似乎完全無視了陸原,那氣氛,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撿垃圾都撿的忘記了時間了?遲到了你知道不?你到底是學生還是流浪漢?」

終於,鄭谷扶了扶眼鏡,一連串的炮火。

很明顯,這些問題,並不需要回答,這,只是在侮辱。

班裡大部分學生,都哄堂大笑起來。

沒錯,誰都能看到陸原手裡提著那個很大的塑膠袋,的確很顯眼,畢竟裡面裝了一百萬呢。

而且,陸原穿的破舊,再加上這一個垃圾袋一樣的,確實很像拾荒的。

「來,把塑料袋打開,讓大伙兒看看你都撿了什麼寶貝。」

鄭谷又調侃道。

哄!

班級里又是一陣笑聲。

「不用了。」

陸原淡淡的說道。

鄭谷雖然是老師,但是為人並不咋地,很看不起那些貧窮的學生,但是對於家境不錯有地位的學生,鄭谷一向都和顏悅色的。

陸原不喜歡這種兩面的人。

「哼,帶著你的寶貝,回到你位置上去!記住了,再遲到兩次,我的課你就別想拿學分了!真是越窮越沒出息!」

看陸原這樣,鄭谷也覺得沒意思了,喝道。

陸原乖乖的遵從。

從門口到位置上。

不少同學都盯著他手裡的塑膠袋看,有的相互之間還交頭接耳,然後發出一種嘻嘻的笑聲,估計都是在說他撿垃圾的事情。

回到位置,陸原並沒有聽課。

趴在桌子上睡覺,今天這一番折騰,實在有點累。

這就是大學的好處,上課的時候,只要你不講話不搗蛋不影響其他同學,你想幹嘛都沒人管你。

正睡著,陸原就感覺到胳膊被人拍了一下。

一看,竟然是李夢瑤。

「這些,都是你的?」

李夢瑤指著那個塑料袋,此時,已經被打開了,裡面一疊一疊的人民幣,全部露出來了。

此時,李夢瑤臉上沒有分手時候那種冰冷和輕蔑了,露出的是一種說不盡的媚意。

陸原心裡卻泛起一陣噁心,也沒答話,提起塑料袋就走。

「親愛的,親愛的!」

這下,李夢瑤急了,在後面大聲的喊著。

別的還沒什麼,但這一句親愛的,頓時讓陸原心裡一軟,他還記得自己和李夢瑤確認男女朋友關係那一晚上,李夢瑤不再叫他陸原,而是叫他親愛的。

當一個女孩子這麼叫自己的時候,是男人都會湧出一種保護她一輩子的慾望。

現在又一次聽到李夢瑤這麼叫自己。

他不由得停下,回頭。

耳邊,卻傳來一陣鬨笑。

陸原愣住了,自己並沒有離開位置,只是站起來了,那個塑膠袋依然好好的在自己腳邊,並沒有打開,李夢瑤也根本沒有和自己講話。

剛才,只是一場夢。

但是,李夢瑤卻的確在喊「親愛的。」

只是,她看的人,並不是陸原,而是門口一個捧著藍色妖姬的男生。

看到這男生,陸原心裡不是滋味。

他就是李夢瑤的新男友杜亮。

杜亮長得不咋地,臉上比較粗糙,身材也比較矮壯,但是身上的衣服都是名牌,什麼李維斯,路易威登。

家裡比較有錢,號稱「中文系小王子」。

很快,陸原弄明白了怎麼回事。

現在已經下課了,杜亮是來接李夢瑤的,李夢瑤看到杜亮大喊親愛的,因為李夢瑤這一稱呼,自己實在太熟悉了,畢竟以前李夢瑤都是這麼叫自己的。

所以自己醒了,下意識站起來了。

看到陸原傻傻的站起來,班級里又鬨笑起來。

畢竟都知道陸原和李夢瑤的事情。

「哎呦,我叫我男朋友,你怎麼站起來了?」

李夢瑤親熱的挽住杜亮的胳膊,聽到同學鬨笑,回頭正看到陸原傻傻的看著自己,李夢瑤嘴角浮出几絲不屑。

「小子,你要是敢再騷擾瑤瑤,小心我找人削你!」杜亮指著陸原,張口就罵。

對陸原,他當然不放在眼裡。

自己不但有錢,而且就是金陵市的人,社會上的混混也認識不少,平時這個哥那個哥的,自己都有來往。

說真的,杜亮這一罵,班級里有些男生其實心裡還是不爽的。

雖然這些男生也不一定看得起陸原,但是不管怎麼說,杜亮一個外班的人,跑到自己班級里耀武揚威,泡自己班級的妹子,確實有傷自尊啊。

「別生氣了,親愛的,他只是一個沒錢的窮吊絲罷了。」

李夢瑤的目光里,此時滿是鄙夷,早已沒有以前的一絲情意。

「夢瑤!」

突然,一個女生站起來,「夢瑤,你太過分了一點你知道嗎!我真沒想到你和陸原分手,而且是你把陸原甩了!」

女生顯得有幾分激動,看起來似乎憋了很久的話要說了。

這女生叫張遐。

和陸原的關係,和李夢瑤的關係都很不錯。

可以說,以前陸原和李夢瑤沒分手的時候,他們三人關係都挺好的,經常在一起玩,有時候一起聚餐之類的。

「張遐,你。」李夢瑤有點不知所措。

「夢瑤,你一向虛榮我是知道的,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虛榮,甩了陸原跟杜亮這種人,杜亮的名聲你不知道嗎?幾個月換一次女朋友,迎新的時候還誘騙新生,你跟這種人就是為了錢對吧!可以你為什麼要傷害陸原呢,錢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你知道陸原對你有多好嗎,你還記得那天夜裡深夜裡你發燒,我們打不到車,是他背著你走了好幾里路去醫院的你忘了嗎?在醫院裡掛點滴的時候,因為天氣冷,他把衣服都脫給你穿了,自己凍的在醫院門口跑步取暖你忘記了嗎?後來回來了,你說你想喝粥,那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他又出去跑了很長時間,最後給你買來了你也忘記了嗎?」

「他是真心喜歡你,照顧你,你說你想換個手機,他在外面給人飯店打工一個多月,給你買了手機,他買手機的時候我和他一起去的,你知道他買到你一直渴望手機時候的喜悅嗎?簡直比買給自己還開心!」

「夠了!」

李夢瑤有點惱羞成怒,「張遐你要還當我是朋友,就不用說了!我和陸原分手是正確的,他就算累死累活,那又怎樣,還不是一部oppo,杜亮給我買了一部蘋果,不好意思,比起oppo,我更喜歡蘋果。」

「李夢瑤,你變了,你變得虛榮,變得浮華了。」張遐有點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說到底,她也依然關心李夢瑤,畢竟她們也算是好朋友。

「張遐,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以為我想和你交朋友嗎?以前我以為你爸爸是科長,所以才和你交朋友的,但是後來才知道你爸爸不過是一個幹事,早知道這樣,我才不交你這個朋友呢,行了,你別多說了,你要是不喜歡,從今天開始,我們絕交!」

說著,李夢瑤挽住杜亮的手,嬌滴滴的說道,「親愛的,我們走吧,別讓這些垃圾掃了我們得興緻,對了,今晚我們去吃牛排,是嗎?」

李夢瑤趾高氣昂的挽著杜亮走了。

「好啦,別看啦!他們都走了。」

張遐和陸原挺熟的,此時拍了陸原兩下,「我知道你剛失戀很痛苦,走吧,姐姐請你吃飯,去百盛園!」

百盛園是學校里比較好的餐廳。

「今天就不了。」說實話,陸原現在確實沒什麼心情,尤其是剛剛發生了那些事情,「過幾天,我請你去吃米其林。」

「真的假的哦!」

張遐興奮的說道。

不過想想也不可能,米其林是國際知名餐廳,金陵也有一個三星的米其林,消費高的嚇死人,聽說人均要八百以上的。

張遐只是覺得陸原是和自己開玩笑。

不過事實上,陸原當然請得起,別說米其林,就是世界上任何一家頂級的餐廳,陸原一天三餐去吃,也吃得起。

「那好,我等著你哦,哈哈,我還從來沒去過米其林呢!」

張遐半開玩笑的離開了。

陸原提著塑膠袋,和同宿舍的張輝,宋純,也往宿舍走。

走到半路。

「哎哎哎,宿舍里怎麼沒人啊,我回來了,兄弟們都趕緊回來吃東西啊!」

306宿舍群里突然冒出一條消息。

這個群裡面一共就四個人,全部都是陸原宿舍的。

「陳鋒這傢伙回來了?陸原,快走,回去吃好東西!」

「不知道這傢伙,這一次能帶什麼好吃的,嘎嘎。」

三人二話不說,加快步伐,就往宿舍衝去。

陳鋒和他們一個宿舍的,但是不是同院系的。

陸原他們三個,都是管理系的,但是陳鋒是藝術系的。

藝術系宿舍正好不夠,所以就分到他們宿舍了。

陳鋒因為是藝術系的,系裡面經常會組織全國各地寫生之類的,陳鋒經常出去半個月一個月的,大家關係都挺不錯的,陳鋒每次出去,都會帶寫生地方的特產回來。

三人如狼似虎,回到宿舍。

張輝迫不及待的推開門,「哎呦,鋒哥,好吃的在哪呢?」

話剛說完,張輝就愣住了。

隨即,張峰臉漲紅了,神情顯得也十分的局促。

緊接著的宋純也跟張峰一樣了。

陸原是最後一個進來的。

他也愣了一下,因為陳鋒的床上,坐著一個女生。

第四章女生很漂亮,白色的蕾絲打底,一件大三角斜襟黑色上衣,配上駝色的圍巾,一條垂墜感極好的窄裙,看起來很有文藝氣息。

「哥們兒,來來,我介紹一下,這是我最近交的女朋友,何敏,也是我們學校的,藝術專業的。」

這時,陳鋒從衛生間走出來了。

陳鋒長得也挺帥的,一米八,劉海比較長,看起來有一種神秘和陰柔的感覺。

「敏敏,這是我宿舍里的好兄弟,陸原,張輝,宋純。」

「你們好。」

何敏顯得不是很熱情,但是倒是也和陸原他們打了招呼,態度嘛,中規中矩,不冷不熱。

「對了,陸原,聽說你和李夢瑤分手了?」陳鋒嘆了口氣,突然又一笑,拍了拍陸原,「不過老陸你也別難過,我今天和敏敏來的時候,已經說好了,待會兒我們寢室的兄弟,和敏敏她寢室的女生們,聚一聚,大家做一個聯誼寢室,跟你說,敏敏寢室的妹子們,都很漂亮的,待會兒,你們好好發揮發揮啊,哈哈!」

「哇,真的啊!」

頓時,張輝和宋純兩人,都抑制不住了內心的狂喜了。

何敏是藝術系的,寢室的妹子肯定質量特別高啊。

只是,冷靜下來,張輝兩人心裡也泛嘀咕,自己都是很路人的那種吊絲,長得不帥,家裡也沒錢,連普通的女生都追不到,又怎麼能泡的上藝術系的妹子。

「嗯,我已經訂好了地點,東籬小酒吧,那我們準備準備,這就過去吧,敏敏,你寢室的美女們已經動身了嗎?」陳鋒說道。

何敏點點頭:「剛才九兒給我發了微信,她們都已經到了。」

說著,何敏又看了看陸原他們,「對了,你們三人也換一下衣服吧,換你們最好的衣服吧,我和陳鋒到外面等你們。」

「兄弟們,快點啊!」

陳鋒擠了擠眼睛,帶著何敏出去了。

兩人就在宿舍樓大門口等著。

何敏皺了皺眉頭:「陳鋒,你們宿舍這三個男生,也太一般了吧,看著好像都是恨普通男生啊,除了那個陸原長得還有點味道,但是穿的也太次了,而其他兩個也就是大眾臉,我們宿舍姐妹們肯定看不上的啊,而且我看了他們桌子上的用品,也很普通,沒錢也沒啥品味,虧你還在我面前誇他們多好多好。」

「這幾個哥們人品都很好的,尤其是陸原,你不知道他對那個李夢瑤有多好,為了李夢瑤,他在外面打工一個多月,賺來三千多塊錢,給李夢瑤買了新手機呢。」陳鋒說道。

「真傻,還不是被人甩了?」

何敏撇了撇嘴。

隨即又說道,「那又怎麼樣,九兒她一套化妝品都三千多了,而且九兒這個人,嘴巴特別毒辣,要是看不起你宿舍的人,到時候我怕他們下不了台,而且你們宿舍的人,和我那幾個姐妹,根本就不是同一路人的感覺。」

「那怎麼辦?」被女朋友這麼一說,陳鋒也覺得有點道理。

雖然自己為宿舍兄弟們的感情生活日夜操勞操碎了心,但是,如果兄弟們被鄙視了,這也不是陳鋒希望看到的,「只是現在都已經說出去了,總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吧,他們肯定也會多想的。」

「唉,就這次吧。」何敏無奈的說道。

正說著,張輝陸原他們已經出來了。

張輝和宋純都換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宋純還穿了自己平時捨不得穿的一雙兩百多買的李寧鞋子。

只有陸原,還是原來的樣子。

「陸原,你怎麼沒換啊?」何敏說道。

「我穿的已經是我最好的了。」

一句話,何敏無話可說,心裡嘆了口氣,希望九兒到時候善良點,別捉弄這傢伙。

此時,在東籬小酒吧。

幾個女生圍坐在一張桌子上,嘰嘰喳喳的說著話。

這幾個女生,都很吸引眼睛,個頭高挑不說,也會打扮,看上去膚白貌美。

尤其是最中間那個,眼月彎彎彷彿有靈動的秋水一般,一笑一顰,足以讓人醉倒,細細的長腿讓人看了流連忘返。

「九兒,你今天上午回來之後有點不高興,到底怎麼回事嘛,說說嘛?」

旁邊的女生,問最中間那個。

「一開始我不高興,不過現在我回想起來啊,只想笑了。」秦九兒說道。

「啥,九兒你快告訴我們。」

「是啊是啊,快說快說。」

女生們還真的挺喜歡八卦的,頓時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其實事情也很簡單,上午我在德克士里吃飯,當時在我旁邊坐一個男生,一直在看書學習,雖然穿的很破爛,但是很認真,一開始我還挺佩服他的。只不過,後來我去了一下洗手間,回來之後你們猜怎麼著?」

「怎麼著?」女生們眼睛瞪得更大了。

「那個男生竟然坐到了我的位置上,拿著我吃剩的大吃起來,喝著我喝剩下的飲料,吃的那叫一個狼吞虎咽啊,當時真是把我嚇呆了!」秦九兒說到這裡,又拍了拍胸脯,似乎還很害怕一樣。

「不是吧,還有這種人?」

「我知道了,那男生肯定沒錢吃飯,以為九兒走了,去吃剩飯呢!」

「哇,這年頭還有這樣的男生啊,太丟人了吧!」

「反正如果是我,我沒這個臉。」

「這種男生真吊絲啊。」

「算了,別說這個了,我們聊些開心的吧。」秦九兒展顏一笑,「我剛才給敏敏發了信息說我們已經到了,陳鋒宿舍里三個男生也一起過來了,嘻嘻。」

「聽說是管理學院的,哇,學管理的男生,一定挺帥的吧。」

「學管理,那將來豈不是要當總裁啊,哇嘎嘎,一定要釣到一個啊。」

「聽說學管理的都是富二代啊,不知道我化妝有沒有太過啊。」

說著,女生們紛紛掏出小鏡子,對著鏡子擠眉弄眼,力求做到精益求精。

這個時候,陸原他們一行也進來了。。

「走吧,我們過去。」陳鋒笑了笑說道。

張輝和宋純兩個傢伙,臉上又興奮又緊張。

「九兒,娜娜,曼曼,我們來啦!」何敏跟姐妹們打著招呼,來到了跟前。

「敏敏,陳鋒!」

只不過,當秦九兒等人看到張輝和宋純兩人之後,本來熱情興奮的心情,一下子冷了。

這兩個男生很普通嘛。

她們完全沒什麼興趣。

「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啊,我老遠就看到你們在笑。」

何敏說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複數字12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她和陳鋒是雙方的介紹人,只有他們和兩邊人都熟悉,她知道,氣氛主要靠自己和陳鋒來調動。

眼看著秦九兒等人的情緒開始下降,她只能來提升下氣氛。

「有什麼高興的事,說說啊,大家一起高興高興。」何敏繼續說道。

「沒什麼了,就是九兒在德克士里遇到一個男生的事情,九兒,敏敏還沒聽過呢,你就說說吧。」顧娜說道。

秦九兒也就把一個男生偷吃她東西的事情說了。

大家聽完,都笑了一會。

「都坐吧,張輝,你坐陳曼的旁邊吧,宋純,你坐顧娜的旁邊吧。」

何敏說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複數字12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這是她故意這麼安排的。因為姐妹們裡面,秦九兒是最漂亮的,要求也是最高的。

而陳鋒宿舍裡面,雖然穿的都很普通,但是陸原是長得最可以的。

所以何敏暗中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的旁邊,自然也是為了控制秦九兒的情緒。

畢竟如果把宋純或者張輝安排在秦九兒旁邊的話,秦九兒說不定更鬱悶。

當然了,何敏也很清楚,就算把陸原安排在秦九兒身邊也沒用,秦九兒肯定看不上陸原,畢竟陸原那一身穿著,太吊絲了。

只是,矮子裡面挑將軍,何敏也沒辦法變出一個高富帥啊。

「怎麼只來了兩個男生啊?」

秦九兒說道。  「噢,陸原他去洗手間了,馬上就來。」陳鋒說道,「我們先點一些吃的吧,你們聊天啊,隨便聊啊,哈哈,大家都是年輕人。」

於是,陳曼和張輝,宋純和顧娜,也就一句有一句沒有的聊天。

陳曼和顧娜,不太想聊天,但是也得給陳鋒和何敏的面子啊,也不能太裝了。

而張輝和宋純,別看私底下也是話癆,平時插科打諢也都會,但是一碰到漂亮妹子,頓時就有點舌頭打結,大腦抽筋,說話都不利索了。

反正就這麼磕磕巴巴的聊著。

秦九兒對張輝和宋純一點興趣也沒有,此時對聊天也沒一點興趣。

她的心,一直都在那個還沒有來的陸原的身上。

看到張輝和宋純,已經讓她本來期盼的心情冰冷了許多。

 

喜歡就頂一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地鐵裡的媽媽9fa

3.0分

3.0分 地鐵裡的媽媽9fa

3.0分

3.0分 地鐵裡的媽媽9fa

3.0分

3.0分 在爸爸身旁和媽媽做愛dbe

3.0分

3.0分 我愛上了親媽媽ced

3.0分

3.0分 女友媽媽教我持久做愛ae1

3.0分

3.0分 我愛媽媽我愛妹妹51a

3.0分

3.0分 如何與媽媽做愛d0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www.saoyang.fun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