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秘的媽媽71f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s://www.saoyang.fun

(一)

終於到家了,算來算去已經兩個多月沒回來了,不過都是值得的,本來成績不錯的我這下因為學校組織的三校尖子生聯合交流,又讓我提高了不少。

回家的路上,我去快餐廳買了媽媽喜歡吃的幾個小菜就回到了家。飯菜剛擺到桌子上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媽媽,今天比平時晚回來一個小時啊,我都快餓扁了。」

「臭兒子,知道你今天回來,媽媽去超市買了幾種你愛吃的水果。」

「呵呵,還是媽媽好。」

「這麼勤快,買了這麼多好吃的,也好,省得我現做飯了。」

媽媽從微波爐里拿出了幾個剛熱好的饅頭,就坐在了我的對面。

「哎呀……」

不知道為什麼,媽媽剛坐在椅子上就蹦了起來,嚇了我一跳。

「媽,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

只見媽媽下意識的順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又緩緩的坐下了,難道是椅子出了什麼毛病?

「媽,是不是椅子壞了,要不換一個吧。」

「沒……真的沒什麼,你不是說餓了嗎,趕緊吃飯吧。」

奇怪,為什麼媽媽的臉有點微微泛紅,眼睛裡還有點閃爍。咳,管那麼多幹嗎,都快餓死了,還是先大快朵頤吧。

「臭兒子,慢點吃,又沒人和你搶,對了,這陣子你們幾個學校的尖子生交流的怎麼樣啊。」

「恩,真沒白去啊,現在的好學生可真多,這下可長見識了。」

「以後再有這樣的機會可不要錯過呀,對了,媽媽又給你報了個英語班,是外國的老師教的,周末可別忘了去學習啊。」

「啊?不會吧。」

「啊什麼呀,媽媽都不怕花錢,你還怕犧牲一下休息時間呀。」

真奇怪,為什麼吃飯的時候,媽媽的屁股總是一動一動的,就好象椅子上有釘子似的。

吃過了晚飯,媽媽收拾了桌子,我和媽媽就回到了各自的卧室里。還是家裡舒服啊,比我們住的那個十五中學的宿舍強多了。

怎麼了?怎麼這麼渴,好象是飲料喝多了,哎,還是老師說的對,夏天應該多喝白開水,飲料根本就不解渴。

走到廚房,我一口氣喝了兩杯涼開水,就在我準備回到卧室的時候,忽然聽到媽媽的卧室穿來了說話的聲音。

媽媽在和誰說話呀,爸爸現在還應該在國外呢。

好奇心促使我悄悄的走到媽媽卧室的門外,耳朵緊緊的貼在門旁,忽然聽到了媽媽銀鈴一般的笑聲。

「壞蛋,就你最壞。」

哦,還以為是什麼呢,可能是媽媽和爸爸在通電話呢,肯定是在向爸爸撒嬌呢。

可就在我轉身準備回到卧室的時候,媽媽的一句話,差點讓我崩潰。

「還說你不壞呢,人家的屁股都被你打腫了,現在還火辣辣的呢。」

雖然說的聲音不大,可我還是隱約的能聽清楚,媽媽的話讓我想起了剛才吃飯時她不自在的表情。

「喜歡。」

「恩,舒服,刺激。」

「不是才玩過的嗎,怎麼,又想要人家了啊,嘻嘻。」

「親,別……別說了,人家下面又……」

這,這是怎麼回事?媽媽到底在和誰通電話?可以肯定那個人不是爸爸,那麼到底是誰呢?

唯一能確認的是,媽媽出軌了。

「壞,總喜歡射在人家裡面,現在還沒流乾淨呢。」

「恩,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老天,媽媽在說什麼,她想和那個人永遠在一起,那爸爸算什麼,我這個親生兒子又算什麼。

哎,也許是媽媽為了敷衍電話那邊的那個混蛋而無心說出來的,我相信媽媽也許是太寂寞了,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全是一些不堪入耳的話語,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回到卧室我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趙海浩,你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媽媽,一定要相信她,因為媽媽是個聖潔的人民教師。

可就在我剛要睡著的時候,腦子裡又閃現了媽媽和那個情夫說出的那句話,還有媽媽坐在椅子上時屁股的反應。

媽媽竟然說,她的屁股都被那個人打腫了,可我從媽媽的表情里完全看不出來她又任何痛苦的表情啊,相反還有一種幸福小女人的感覺,這是為什麼啊?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去質問媽媽?不可能的,媽媽也根本不會承認,就算媽媽承認了,以後在我面前還怎麼做人,會有多尷尬。

告訴在國外的爸爸?更不可能,第一會讓他擔心,第二,有可能會拆散這個家。

不知不覺的睡著了,早上醒來的時候,媽媽已經在準備早餐了,還是那副慈母的形象,經過我仔細的觀察,也沒發現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我的腦子裡也是亂亂的,根本沒聽清老師在講什麼。哼,這能怪我嗎?家裡發生這種事,放在誰的身上也不可能有心思上課的。

有時我甚至在想,為了這個家,還是別揭穿這件事了,可能真的是太寂寞了,可只要媽媽還是我的媽媽,還是爸爸的妻子,就順其自然吧。

可是媽媽說想永遠和那個人在一起,這句話讓我壓力倍增,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午休的時候,為了節省時間,我坐上一輛計程車快速的返回了家。

不出所料,媽媽還在她們學校里,家裡靜悄悄的。雖然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可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心裡還是有點緊張。

秉住呼吸,躡手躡腳的進入媽媽的卧室,裡面的擺設和平時並沒有什麼區別,究竟秘密在哪裡呢?

順手打開了衣櫃,左翻又翻也沒發現什麼異常,只是多了幾件我沒見過的衣服和裙子。可是仔細一看,多出的這幾件裙子和外衣看起來都比較的性感,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本來媽媽的身材在熟女中就算是不錯的,穿點性感的衣服也無可厚非。

衣櫃里沒什麼異常,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媽媽的卧室里隱藏著一些秘密,可秘密在哪裡呢?

難道?難道在電腦里?急匆匆的打開媽媽的電腦,又讓我失望了,瀏覽的網頁里被刪除了瀏覽記錄,正當我失望的時候,忽然發現D盤幾乎都佔滿了,可更讓我意外的是竟然被加密了,這是為什麼呢?

我開始了嘗試,幾乎每一個比較有紀念意義的數字我都試過了,連手心都出汗了,可就是不對,怎麼也進入不了這個加了密的D盤。

媽媽為什麼要設置密碼,這裡面到底隱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呢?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時候,忽然房間里響起了動聽的音樂,因為緊張,竟然嚇的我摔倒在了地毯上。

我操啊,原來是我的手機響了,嚇死我了。原來是同學張英東打來的,按了接聽鍵一問,狗屁事都沒有,我敷衍了幾句就掛了。

可就在這時候,我發現媽媽的席夢思床下竟然有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小箱子,還有點銀光閃閃的。

把手伸進床下沒費什麼力氣就拉出了床下的小箱子,可就在我拉出箱子的時候,隱約的感覺到箱子的上面好象掉下了什麼東西,是被席夢思床的床沿刮下來的。

我的手再一次伸進了床下,拿出了那個被刮下來的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黑色的包裹。

難道媽媽的秘密在這個黑色的包裹里?我該打開它嗎?雖然有點猶豫,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當我顫抖的打開這個黑色的塑料包裹時,裡面出現了讓我意想不到的東西。

裡面是各種顏色的絲襪,有黑色的,灰色的,綠色的,粉紅色的等等,女人穿絲襪很正常啊,可媽媽為什麼要把這些性感的絲襪藏到床底下呢。

當我拿出這些絲襪的時候,忽然發現裡面還有玄機,絲襪下面壓著兩個胸罩,黑色的胸罩已經小的不能再小了,根本不可能包裹住媽媽那碩大的乳房。而另一個半透明的紅色胸罩上面竟然露出了兩個小洞。

這……下面的東西更加的讓我堂目結舌,這……使是什麼?這是內褲嗎?

竟然是一條完全透明的絲製內褲,上沿還綉著一隻惟妙惟肖的花蝴蝶。

而這一條……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丁字褲嗎?這樣的內褲和沒穿有什麼兩樣。

最下面竟然是一件連在一起的情趣內衣,兩條黑色的網狀絲襪,上面連著的是黑色的小丁字褲,丁字褲的兩邊有兩條黑色的細繩,細繩上竟然連著網狀的乳罩。

這些……這些不堪入目的東西都是媽媽的嗎?

我……我這是怎麼了?第一次看到這些東西竟然讓我的下體出現了異樣的感覺,腦子裡竟然浮現了媽媽穿它們時的樣子。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那是我的媽媽,我怎麼能這麼想呢。

把這些情趣內衣放好以後,那個神秘的小箱子頓時吸引了我,可剛要打開它,卻發現是上了鎖的。

老天,你在玩我啊,除了加密就是上鎖啊。

哎呀,差點忘了,快到上課時間了,把小箱子和包裹重新放好,整理了一下,就趕緊回到了學校。

一下午,我的腦子裡都是那加了密碼的D盤和那個上了鎖的小箱子,那裡面到底是什麼呢?

難道這些都是幻覺?

曹麗娟,一個聽起來多麼賢良淑德的名字,我的親生母親,還是一個人人敬仰的高中班主任,她可能會出軌嗎?

不會的,這一定是我的幻覺,或者是媽媽的惡作劇?

也許床底下的那些性感的絲襪,暴露的內褲和情趣內衣是因為媽媽和爸爸的夫妻生活太單調了,為了增加情趣而買的。也許那加了密的D盤和上了鎖的小箱子裡面根本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可是媽媽在電話里說的那些話……該怎麼解釋?

疼,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火辣辣的疼,天啊,這不是幻覺,真的不是。

放學回到家的時候,媽媽正在廚房準備晚餐,迎接我的是慈母的笑容,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正常。

晚上我開始留心了,幾次偷偷的溜出卧室都沒聽到媽媽房間里有什麼動靜。

可是大概九點多的時候,我聽到媽媽房間里隱約傳來了膩膩的聲音。

雖然我不可能聽到電話那邊的那個人在說什麼,可媽媽的回答卻讓我徹底的震驚了。

(二)

我真的震驚了,媽媽在卧室做什麼?裡面為什麼會傳來這種聲音?她又在房間里「通電話」嗎?

「恩,乳頭硬了。」

「壞啦,才沒有呢。」

「好啦,人家承認還不行嗎,濕了,一想到你,下面就濕了。」

怎麼?媽媽在說什麼?硬了,濕了,難道媽媽在……不會錯的,太讓我震驚了,媽媽竟然在自己的卧室里一邊和別人通電話調情,一邊自慰。

可是讓我更吃驚的還在後面呢。

「親愛的,我兒子在家呢,咱們別玩那個了,好嗎?」

親愛的,媽媽在叫對方親愛的,啊?電話的那邊不會是爸爸吧,難道我誤會媽媽了?難道她是在和爸爸調情?

哎呀,不對,如果是爸爸的話,媽媽應該說「咱兒子在家呢。」而不是「我兒子在家呢。」

哎,趙海浩,你不要再幻想了,媽媽真的出軌了。

哼,以前爸爸在家的時候,也沒聽媽媽稱呼他為親愛的,可媽媽竟然用這個詞在稱呼電話里的那個人,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的膩人。

「可是人家心裡有點兒不舒服嗎……」

「生氣啦?好了,玩就玩了,麗娟聽你的還不行嗎。」

「恩,壞兒子,舔媽媽的乳頭。」

什麼?媽媽在和誰說話?兒子?媽媽是在叫我嗎?

不對呀,她們到底在做什麼?

「好啦,我知道啦,壞蛋,就喜歡聽人家說淫蕩的話。啊……好兒子,快抓媽媽的騷奶子,使勁揉它。」

「壞兒子,你抓的媽媽好舒服,恩,要,兩個奶子都要。」

「穿了,黑色的,知道你喜歡人家穿這個。」

「舔吧,媽媽已經在學校裹了一整天了,來舔媽媽的腳吧。」

「恩……媽媽的肉腳香嗎?為了你,媽媽幾乎天天都用牛奶做足浴的,好好的舔吧。」

這……我說家裡怎麼有好幾箱的牛奶呢,沒想到竟然是媽媽為了取悅電話對方的那個混蛋而泡腳用的。

「壞蛋,知道了還問人家,濕了,都流到絲襪上了。」

「親愛的,好癢啊,來舔麗娟的小穴吧。」

「好壞啊,人家說就是了。好兒子,用你的壞舌頭來舔舔媽媽的騷逼吧。」

「好舒服,啊……舔的媽媽好舒服。」

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不出意外的話,她們很可能在電話里玩角色扮演的遊戲,而且是最讓世人嗤之以鼻的母子亂倫遊戲。

啊?我怎麼了?

我……我的肉棒怎麼會奇蹟般的硬了?難道是因為受了媽媽在卧室里淫聲浪語的刺激?

不會的,我不是這樣的孩子,我不會對媽媽有那種齷齪的想法的。

「好兒子,快給媽媽,媽媽需要你啊。」

「壞兒子,別逗媽媽了,媽媽的……的……逼好癢,快用你的大巴給媽媽止癢啊。」

「求你了,別取笑媽媽了,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

「啊?插哪裡?這……快啊,把你的大雞巴插進媽媽的騷逼裡面,插你小時候曾經出生的地方啊,啊……」

我的媽媽,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恩,進來了,操進來了,好充實啊。」

「啊……好兒子,用力啊,頂進媽媽的子宮了,爽死我了。」

「啊……好爽是,兒子,操我,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這個曾經孕育過你的地方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聽到這些無恥至極的淫聲浪語會變的這麼硬。就在我的右手伸進自己褲襠的一瞬間,似乎變的清醒一點了。

不,我不能這麼做,雖然我曾經也手淫過,可當時腦子裡幻想的都是一些女明星啊,我不能這麼褻瀆養育了我多年的親生母親。

「乖兒子,你的雞巴好大啊,媽媽快被你操死了,啊……」

「使勁啊,媽媽要來了,啊……射吧,射進來吧。」

「啊……來了,我來了,好猛啊,壞兒子的精液快把媽媽的子宮燙熟了,啊……」

我真的搞不懂了,到底是誰能讓我高貴的媽媽心甘情願的說出那麼不堪入耳的話,讓她在卧室里玩那麼變態的遊戲?而我的媽媽竟然還會這麼入席,竟然像真的一樣。

「你說呢,壞老公,當然高潮了。」

「恩,好壞啊,都怪你啦,讓人家噴的滿地都是。」

老公?應該沒聽錯,媽媽是在叫那個人老公。

難道?難道電話對方的那個人是我的爸爸?難道是爸爸在電話里和媽媽玩這種變態的遊戲?

「還說呢,剛才人家高潮的時候都控制不住自己了,都叫出聲音了,如果讓小浩聽到的話……」

「壞死了你,不許胡說啊。」

「恩,我也想你啊,壞蛋,那就等……」

真可惡,沒聽清楚關鍵的那句話,媽媽到底要說什麼呢?

現在我好象變成了丈二和尚,回到卧室,我仔細的思考著,那個人到底是誰?

媽媽叫他老公,難道真的是爸爸嗎?

不對,那個人絕對不是爸爸,在我的印象里,媽媽對爸爸基本只有兩種稱呼,要不就直接稱呼爸爸的名字,要不就稱呼為小浩他爸。

想到媽媽稱呼那個人老公,想到那個人不是我的爸爸,一種莫名的危機感頓時襲上心頭。

似乎有無數了為什麼在我的耳邊盤旋,為什麼媽媽是這樣的女人,難道她天生就這麼淫蕩嗎?難道她從前的賢妻良母的形象都是偽裝出來的嗎?

或者是因為爸爸一直不在身邊寂寞難耐,才被人乘虛而入的嗎?

再或者是媽媽被人抓住了什麼把柄,而被人脅迫的?

如果是因為寂寞而滿足自己的性慾而也陌生人玩ONS,那就算謝天謝地了。

但我害怕的是,那個人不光滿足了媽媽久曠的性慾,而且還佔據了媽媽的心,那就不太好挽回了。

剛才在媽媽卧室門外偷聽她們的通話,從媽媽的語氣中,我能感覺的出來,媽媽開始是不太想和那個人玩這種母子角色扮演的遊戲的,可不知道那個人和媽媽說了什麼,媽媽就曖昧的陪他玩起了這個變態的遊戲。

尤其是媽媽對他的那一聲聲嬌滴滴的「親愛的」「好老公」,這些對自己丈夫都極少有的稱呼,能充分說明那個人在媽媽心目中的分量。

而這才是我最害怕的。

可更讓我詫異的是,當我的雞巴無意中在內褲里摩擦了幾下的時候,腦子裡竟然再一次閃現出了媽媽的淫聲浪語。

清晨,膀胱似乎要憋爆炸了,正當我急急忙忙起床要上廁所的時候,忽然發現媽媽正在客廳門口穿鞋子。

「兒……兒子,你醒了,媽媽早上要去學校開會,早餐已經做好了,洗涮完就趕緊吃吧。」

「哦,那媽媽慢走啊。」

當我撒完尿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忽然看到牆上的掛表,揉了揉眼睛再仔細一看,恩?怎麼才4點50啊,還不到5點啊。

開會?這麼早?媽媽她們學校校長是不是瘋了呀。

不對呀,怎麼感覺都不太對勁,媽媽說話時的眼神好象是不停閃爍的,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定有問題。

可等我反應過來穿上衣服,追出去的時候,發現外面只有幾個辰練的老頭和老太太,媽媽已經不見了蹤影。

再次回到卧室,我獃獃的做到沙發上,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一切。

仔細想想,好象媽媽真的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眼睫毛看起來比從前更黑更長了,眼角的魚尾紋好象也被化妝品掩蓋的無影無蹤了。

還有指甲,沒記錯的話,媽媽以前是基本不塗指甲油的,可現在指甲變成了粉紅色。

以前因為教師這個比較特殊的職業,媽媽一般都穿棉襪或者肉色的絲襪上班,可就在剛才,我看到媽媽穿著象徵性感的黑色的長筒絲襪和黑色高跟鞋上班了。

媽媽變化很大,可還有一樣無論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了。

雖然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也許是為了掩飾自己已經快40歲的年紀而特意修飾的,可這確實是媽媽的變化呀,尤其是這種變化發生在這個時候,就不得不讓我更困惑了。

再細想想,如果站在兒子的角度來看,媽媽就是媽媽。可如果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媽媽還真的挺漂亮的,雖然已經快40歲的人了,可現在的媽媽確實比以前更豐滿,更有女人味了。

哎呀,我怎麼忘了,既然媽媽昨天和那個人在電話里玩那麼變態的遊戲,應該會有來電顯示的。

可當我衝進媽媽卧室的時候,我再一次失望了。這兩天根本就沒有通話記錄,看來我真的低估這兩個人了,她們應該是用手機通的電話。

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是媽媽的同事?是她的男性朋友?還是她的網友?

有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人?

哎,別想了,雖然感覺很牽強,可我還是在不斷的安慰自己,也許媽媽真的是去學校開會了,也許媽媽只是因為寂寞而與那個人是ONS,也許媽媽根本不愛他,只為了尋求一點刺激而已,家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又在學校混混噩噩的過了一天,晚上回家的時候,飯已經做好了,媽媽正在餐桌前等我。

「兒子回來了,趕緊洗洗手準備吃飯,媽媽做了你最愛吃的香辣蟹。」

正在吃飯的時候,我發現了,發現了媽媽那最大的變化,媽媽手上的戒指沒了,那是爸爸送給她的結婚戒指。

「媽。」

「怎麼了,小浩。」

「你……你的戒指呢?」

「我……哦,是這麼回事,有一次媽媽的手指扭傷了,就把它摘下來了,結果……結果放在包里就找不到了,可能是媽媽忘了,放在家裡的某個地方了,哪天收拾東西的時候也許就找到了。」

媽媽在說什麼呀,哎,但願能找到吧。

「媽媽,我發現你現在好象比以前更漂亮了,皮膚也比以前好了。」

「是嗎,呵呵,媽媽自己都沒發覺呢。」

看的出媽媽的心情很好,就像多發了一年的工資一樣。連在廚房洗碗的時候都在輕聲的哼著那首經典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晚上,我幾次出來在媽媽卧室的門口都沒聽到什麼動靜。早上媽媽沒有去學校開會,而是和我一起吃了早餐。

上班的時候,媽媽沒有像昨天穿的那麼性感,絲襪換成了肉色的,裙子也不是昨天的短裙。

上課的時候,我的精力也沒在學習上,連同學王新和我說話我都沒在意。

「小浩,想什麼呢,是不是在想哪個美女啊,呵呵。」

「啊?去你的,別胡說,我在想福爾摩斯什麼時候能抓到那個罪犯呢。」

「就新拍的那部啊,太一般了,我去吃飯了,你自己慢慢想吧。呵呵,還想學偵探呢。」

晚自習是自願的,不過像我這種尖子生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是必須得上的。

不過今天我是真沒心思上了,莫名其妙的坐著公交車來到了媽媽教課的學校。

一會的功夫,學生們就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可直到學生和老師都走光了,也沒見到媽媽的身影。

媽媽呢?難道在學校里開會?或者媽媽從學校的另外兩個門走了。也不對呀,媽媽平時乘坐的15路公交車就在正門的不遠處呀。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還沒見媽媽出來,一種難以言表的感覺襲上了我的心頭,畢竟我是個學生,和門口的保安說我手機忘在班級了,保安就讓我進去了。

來到媽媽的班級,裡面已經空無一人了,難道媽媽在開會?可是會議室也沒人。也許媽媽她們學年組在辦公室里開會吧。

可是當我來到媽媽辦公室的時候,裡面卻傳來了一種奇怪的聲音。

(三)

沒錯,辦公室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高中語文組」,沒錯,這奇怪的聲音就是從這裡發出的,而且連傻子都聽的出來這是什麼聲音。

到了這個時候,我真有點害怕了,身體不住的顫抖,我到底該不該偷這個窺呢?如果裡面的女人不是媽媽的話就萬幸了,可如果萬一是媽媽的話,我……我該怎麼辦?

可這種慾望,這種好奇心不得不讓我站起身偷偷的向裡面觀望。但當我正太起頭準備偷偷向裡面觀望的時候,卻發現門上的小窗戶被人用什麼從裡面給擋住了。

我的天吶,這到底是為什麼啊,就在我捶胸頓足無比懊惱的時候,忽然發現小窗戶並沒有完完全全的遮住,似乎還留有一點點的縫隙。

當我瞪大了眼睛向裡面看的時候,發現一團白花花的肉體正在不停的晃動。

可就在我無比緊張和糾結的時候,卻發現只能看到身體,根本看不到臉。

此時辦公室里的這個穿著黑色絲襪的女人正綳直了雙腿,撅著她肥大的屁股,接受著身後男人的抽插,同樣也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臉,甚至只能看到他的下半身。

只見男人的手狠很的打在了那個女人的大屁股上,啪啪啪,一掌接一掌,看的出,力道很重,沒有一絲的憐惜。

而那個女人就慘了,白花花的大屁股被打成了紫紅色,看起來似乎比剛才更大了。

每打一下,都能聽到裡面女人那醉人而又酥骨的呻吟。不知道是不是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好,根本聽不到性交的撞擊聲,只能聽到打屁股的啪啪聲和女人的呻吟,這說明這個女人的叫床聲音實際上應該是很大的。

也許是我的心裡在做怪吧,從身材來看,這個女人確實有一點像媽媽,好象很像她,又好象只有一點點像。

哎?對呀,這個女人應該不是媽媽,肯定不是,我記得很清楚,媽媽早上去上班的時候穿的是肉色絲襪,可這個女人卻穿著長筒的黑色絲襪。

那這個女人會是誰呢?肯定不是女學生,裡面的女人看樣子應該是個少婦,皮膚稍稍有點鬆弛,還有成熟女性那標誌性的小肚腩。

呵呵,不會是學校裡面的女老師吧,在辦公室裡面做這種事,可真夠不要臉的了。

不過話說回來,除了偶爾在網吧看過小日本拍攝的黃色片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女性的裸體,也是第一次看過真真正正的性交。

我一個小處男怎麼能抵抗的了這種刺激,看到這麼香艷的場面,我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加速的跳動,雞巴很不聽話的硬了,而且還變得越來越硬,右手不由自主的伸進了我的褲襠里,和雞巴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那個男人拔出了自己的雞巴,看起來真的好粗壯啊。只見男人向上移動了雞巴的位置,再一次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

辦公室里傳出了女人既有點痛苦又很消魂的呻吟。

抽插的速度沒有剛才那麼快了,可讓我不解的是,為什麼他拔出了雞巴,只向上調整了一下位置又重新插進去了?

那個位置?難道……難道他在操那個女人的屁眼嗎?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肛交嗎?

女人那麼狹小的屁眼裡怎麼可能容納的下那麼粗壯的大雞巴呀,可惜呀,太可惜了,由於角度的問題,我實在是看不太清楚她們交合的位置。

男人對著女人肥美的大屁股又狠狠的抽了幾下,雖然不太清晰,可我還是隱隱約約的聽到了男人的聲音,好象是在誇獎這個女人的屁股很肥,屁眼也很緊,操起來很爽,其他的沒太聽清楚。

怎麼感覺這個男人的聲音聽奇怪啊,可又說不上來為什麼。

就在我一愣神的工夫,她們再一次的變換了性交的姿勢,只見那個豐滿的女人躺在了辦公桌上,穿著絲襪的美腿纏繞在男人的腰部,繼續被男人抽插著。

我操啊,這都是神馬呀,簡直太他媽悲摧了,連我這個平時很少說髒話的三好學生都忍不住要罵街了。

辦公室裡面的遮擋物擋住了男人的上半身,而小窗戶的右側窗沿則完全擋住了那個女人的臉,甚至連乳房也只能看到一半而已。

哎,其實也無所謂,既然那個女人不是媽媽,看不看到又有什麼必要呢。

男人瘋狂的抽插著女人的禁區,一雙大手則抓住了女人的雙手用力的蹂磋著。

我的天,我的天,太刺激了,忍不住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在了我自己的手掌上。

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射的好爽啊,呵呵,怎麼感覺比那個正在操逼的男人還要累啊。

射過精之後,對辦公室裡面現場直播的A片也沒那麼大興趣了,轉身就離開了媽媽的學校。

走在寬敞的大街上,好象第一次感覺到空氣是那麼新鮮,心裡敞亮多了,因為辦公室裡面的那個女人不是媽媽。

可是當腦子裡再次閃現出媽媽在卧室里和人通電話時那高亢的呻吟,我的心裡好象又籠罩了一層陰雲。

在商場里又溜達了一個多鐘頭,當我拿出手機看時間的時候,忽然又想到了什麼。

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是像往常一樣烹飪著香噴噴的飯菜。真是天助我也,飯菜剛端上桌子的時候,媽媽急急忙忙的衝進了廁所。

我偷偷的進入媽媽的卧室,打開了媽媽的挎包,仔細尋找著媽媽那可能讓我發現秘密的手機。

可是這一次我的心徹底涼了,媽媽的手機不在包里,床上桌子上也沒有。

這……這是什麼?萬萬沒想到,手機沒找到,卻在媽媽的包里發現了兩條黑色的長筒絲襪。這絲襪的長短和質地看起來怎麼和辦公室里那個淫亂的女人的黑絲那麼像啊。

這……這一塊一塊的東西,這又是什麼?這是男人乾涸的精液啊。

聽到廁所里傳來了沖水的聲音,我趕緊把絲襪重新放回媽媽的包里,回到了客廳。

不知怎麼的,我越看媽媽的身材越像辦公室里的那個女人。就在媽媽去廚房盛飯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媽媽的腳上也塗抹了紅色的指甲油,一雙腳看起來白白嫩嫩的,真想不出來那個男人有什麼魔力,可以讓媽媽為了滿足他那特殊的嗜好而用牛奶來泡腳。

「媽媽,還是你們學校好啊,連晚自習都不用上。」

「哎,還不是教委的事啊,為了減輕學生的負擔,才禁止學校組織學生上晚自習的。還是你們學校校長的後台硬啊,一直都讓學生上晚自習,卻沒有人舉報他。」

「不過現在我們學校也不是強制性的了,晚自習是自願的。」

「我知道。」

「什麼?媽媽你知道?難道你是萬事通啊。」

1我告訴過媽媽我們晚自習是自願的嗎?哎,可能是我忘了吧。

「不過沒晚自習不是很好嗎,媽媽每天都能按時回家給你做飯,讓我們家小浩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媽媽這句話說的我心裡暖洋洋的。

「小浩,你可不許像有的學生逃學去網吧打遊戲,必須得天天堅持上晚自習哦。」

「恩,我知道。」

聊了這麼半天,我才注意到,媽媽吃飯時屁股總是一扭一扭的來回動,這樣子竟然和我第一天回來的時候如出一轍。

「媽媽,你身體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坐在椅子上好象很難受的樣子啊。」

「啊?是嗎,媽媽下午沒課,可……可能是在辦公室里坐的太久了吧。」

想起剛剛在媽媽學校的辦公室看到的場景,那個女人一邊挨操,一邊被男人狠狠的抽打著肥大的屁股。

再聽到媽媽那含糊其詞的解釋,看到媽媽閃爍的眼神和微微羞紅的臉龐,我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

我不能再幻想了,不能再騙自己了,真的是媽媽,那個在辦公室里淫亂的女人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

吃過飯以後,我和媽媽回到了各自的卧室,工夫不負有心人,在媽媽卧室的門口徘徊了幾次,我終於聽到裡面傳出了媽媽說話的聲音。

「親愛的,又想人家了,呵呵。」

「當然想了,娟娟狠不得每一分鐘都想見到你的。」

「壞死了你,又把人家的屁股打腫了,現在還疼呢,剛才我兒子問我身體是不是不舒服的時候,真的嚇出了我一身冷汗,弄的我好尷尬。」

「在那種地方玩確實很刺激,不過也有點心驚膽戰的。」

哼,那種地方,不就是指媽媽的辦公室嗎,我這個悔恨啊,為什麼沒等她們從辦公室里出來,讓我好好看看那個男人的真面目,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把我媽媽變成這樣的。

這世界上只有一種葯是哪也買不到的,那就是後悔葯。

「呵呵,壞蛋,再這麼說人家,我……我就讓我兒子打你。」

「哎,就你了解人家,當然捨不得了,愛你還來不及呢,壞種。」

「親愛的,你難道真的以為娟娟僅僅是為了滿足性慾而和你在一起的嗎。」

「就你會說話,哎,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娟娟的人了。我承認,開始是的,可是現在,你都知道的,如果僅僅是為了尋求刺激,娟娟會和你拍那張照片嗎。」

這……媽媽在說什麼?為什麼媽媽的聲音有一點點的顫抖,那張照片是什麼意思?

「人家哪知道為什麼啊,反正一見到你就什麼都忘了,壞種。」

「親愛的,你會永遠愛你的麗娟嗎。」

「嘻嘻,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可就算你是騙我的,人家也想聽。」

「你的麗娟」,媽媽在說什麼,媽媽為什麼要這麼說,這幾個字的含義簡直是太深奧了。

我的心真的要碎了,相比之下,如果媽媽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那倒沒什麼了。如果媽媽僅僅是為了刺激暫時和那個人偷情,那激情過後可能就沒什麼了。

可是媽媽的話讓我真的害怕,如果媽媽的心也屬於那個人的話,那該怎麼辦呢,一種危機感,難以言表的危機感讓我身心都在不停的發抖。

「親愛的,我好象來月經了,這幾天不能陪你了。」

「壞蛋,你怎麼那麼多壞點子呀,現在人家屁眼裡還在發漲呢。」

「老公,我也很想你的,不過說實話,我這兩天感覺有點奇怪,我們還是小心點吧,要不這幾天我們先別那個了,等過兩天娟娟再好好的補償你好嗎。」

「恩,娟娟聽你的,看看再說吧。」

「壞死了你,人家才不叫呢。」

「好啦好啦,我說,好爸爸,你的乖女兒娟娟想讓爸爸的大雞巴操我了。」

「壞蛋,就知道占人家便宜,娟娟不幹,我要把便宜占回來,嘻嘻。」

「恩,這還差不多,乖兒子,媽媽原諒你了。」

「好了,你今天夠累的了,早點休息吧。」

「恩,娟娟知道。老公,我愛你,你知道嗎,除了我兒子之外,你就是娟娟的唯一。」

媽媽說,那個人是她心中的唯一,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讓媽媽對他那麼依戀。

雖然我心裡亂蓬蓬的,可是媽媽的話證明了我在她心中還是有很高的地位。

可是爸爸呢?他怎麼辦?

不行,我必須要儘快的查出那個人是誰,必須要快,媽媽現在都那麼愛那個人,時間再久的話……我甚至都不敢再想了。

早上媽媽穿的和平時沒什麼區別,套裙和肉色絲襪。

在學校苦苦的熬了一整天,晚自習的時候偷偷的溜了出去,不管對不對,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偷偷來到媽媽的學校,躲在了附近一個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一會就看到學生們熙熙攘攘的從學校里走出來。

為什麼媽媽還沒出來,難道她還會在辦公室和那個男人偷情嗎?就在我心裡七上八下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是媽媽,是我的媽媽。只見媽媽挎著黑色的LV時尚包從學校里慢慢的走出來,還不時的和身邊的學生打著招呼。

媽媽一個人走到了校門斜對面公交車的站台上,向左張望著,一會的工夫就駛過來一輛15路公交車。

雖然看到媽媽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媽媽會不會是去別的地方和那個人偷情呢。

我攔了一輛計程車,讓司機跟著媽媽坐的那輛15路汽車。

媽媽下車以後,就直奔了我們的小區,哎,看來是我多心了,心裡這種感覺是難以莫名的,既感到一絲的慶幸,又感到了些許的失望。

第二天也是一樣,媽媽按時回到了家,只是在等車的時候,媽媽不停的來回張望,好象在尋找著什麼。而且我回到家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媽媽的表情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兒子,最近學習怎麼樣啊。」

「挺好的啊。」

「是嗎,媽媽和你說,你可是媽媽唯一的希望啊,你可不許糊弄媽媽哦。」

「沒……我怎麼敢糊弄媽媽呢。」

「媽媽錢都給你交了,補課的事可不許忘了啊,也不許曠課哦,曠課的話,老師會通知媽媽的。」

「恩,知道了。」

晚上我幾次在媽媽卧室的門口徘徊,都沒聽到有什麼異常的聲音。

人可真是奇怪,前些天聽到媽媽和那個男人在電話里做愛,心裡感到非常的擔憂,可是現在呢,她們沒有在電話里做做愛,也沒在辦公室里做這個,還有媽媽的表情和話語,都讓我感覺特別的反常。

難道媽媽……該怎麼解開這個迷呢?

對呀,想解開這個迷還有一個辦法。

第二天中午,我在小商品市場買了一大塊橡皮泥,晚上回家以後,趁媽媽上廁所的時候,我偷偷的溜進媽媽的卧室,把媽媽鑰匙鏈裡面所有的鑰匙都複製在了橡皮泥上。

而媽媽呢,晚上還是沒有和那個人通電話,只是囑咐我要好好學習,不要心不在焉。

再一次苦苦的熬了一上午,我找到一個配鑰匙的地方,把所有的鑰匙都配了一遍。又攔了一輛計程車,快速的返回了家。

意料之中,那個神秘的小箱子還在床底下,我拿出剛配的鑰匙,挨個嘗試,心裡既感到害怕,又非常的好奇。

已經不容我多想了,我必須要解開這個秘密。

啪,鎖開了,我明顯的感到自己的雙手在不停的顫抖,當我打開那個小箱子的時候,忽然感到了一陣眩暈。

(四)

這……這都是什麼啊。

此時映入我眼帘的是幾根顏色各異的十分巨大的假陽具,旁邊擺著一個又一個木製和鐵制的夾子。

一個精緻的塑料盒子裡面放著兩個粉色的跳蛋,塑料盒子邊上整齊的擺放著一團黑色的繩子。

還有這些,讓人看起來毛骨悚然的手銬和皮鞭,這些東西都是做什麼的?難道是……最下面出現一個酷似影集一樣的東西,等我用顫抖的雙手那出來打開一看,差點昏了過去。

真的是影集,可是裡面的照片看起來卻是那麼的扎眼。

是媽媽的,是媽媽的照片,第一張是媽媽穿著黑色套裙,黑色絲襪和高跟鞋的照片,從背景看好象是媽媽學校的操場里,可是第二張,同樣是這個裝素,媽媽卻一臉狐媚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肥白的大屁股和那茂密的黑森林,竟然……竟然沒有穿內褲。

接著幾張是媽媽露乳的,絲襪美腿的特寫,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曖昧。

第二頁的照片背景是在我的家裡,媽媽穿著黑色的情趣內衣,像個妓女一樣擺著各種風騷入骨的姿勢,就像在跳艷舞一樣。

第三第四頁的照片里,媽媽是全裸的,毫無顧忌的露出自己一身成熟的美肉,豐滿的乳房,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肉足,無比肥碩的大屁股,還有那最神秘的陰戶,都赤裸裸的呈現在照片里。

當我翻到第五頁的時候,我的天啊,媽媽的手腳竟然被綁在了床角上,呈現了一個「大」字型,嘴裡放著一個口塞,乳頭上是兩個鐵制的夾子,陰唇上有一個木製的夾子,陰道里還插著一個巨大的假陽具。可是媽媽的眼神里卻看不出絲毫痛苦的樣子。

還有身體被捆綁在一起的照片,陰戶和小屁眼的特寫,更讓我心痛的是其中的一張照片里,媽媽的大屁股已經被鞭子抽的通紅了。

第六頁幾乎都是做愛的照片,一整根大雞巴都插進了媽媽的嘴裡,是傳說中的深喉,嘴角都是粘粘的口水和胃液。

媽媽濕淋淋的陰戶被那個神秘的陌生人插入,雙腿緊緊的纏在他的腰上,眼神是那麼的興奮和渴望。

這張照片里的媽媽像一隻母狗一樣撅著自己的大屁股,被人從後面插入,還有一張是肛交的特寫,那個人的雞巴上竟然出現了血絲,我的天啊,媽媽的屁眼被那個混蛋操裂了。

還有幾張是在廚房裡,媽媽一邊做菜,一邊撅著大屁股讓人從後面插入。最後那幾張是媽媽被內射的照片,陰道里緩緩的流出白花花的精液。

可是最讓人砸缸的是,所有的照片里都看不到那個人的臉,甚至連他的身材都拍攝的不是很清楚。

難道……難道這些淫具都是用在媽媽身上的嗎?是的,已經歷歷在目了。

可是我從照片里看的出,媽媽似乎很享受這樣的被玩弄,媽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而那個玩弄媽媽的混蛋又是誰?

在這個塑料盒子里,竟然沒發現一點線索,我……我到底該怎麼辦?

把這些淫具和淫照小心的放回盒子里以後,我失望的離開了家,返回了學校。

整個下午我的腦子裡都在想這些像魔鬼一樣困擾著我的迷題,現在我已經很清楚了,從媽媽對那個姦夫的遷就,從她保存的這些照片,和他在電話裡面的對話,可以放下人民教師的高貴身份,和他做這種事,媽媽絕對不是僅僅想隨便玩玩就算了的。

可是那個混蛋到底是誰?他是怎麼認識媽媽的?為什麼那麼多水嫩風騷的小姑娘他不去選擇,而會選擇媽媽這樣一個快40歲的人妻人母?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像往常一樣在家做著豐盛的晚餐,看著媽媽慈母一般的笑容,再想起中午我看到的那些淫蕩的照片,完全是判若兩人。

這麼多年,我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觀察自己的親生母親。說心裡話,媽媽確實比以前看起來更漂亮了,乳房尖挺,屁股豐滿,被牛奶保養的肉足異常的白嫩,皮膚也非常的細膩光滑。又細又長的眼睫毛,還有以前很少塗抹的口紅……這一切的一切讓現在的媽媽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名教書育人的人民教師,更像是一個高貴的艷婦,而媽媽平時對我的噓寒問暖又會讓我產生錯覺,到底那個淫蕩的女人是不是我媽媽。

吃過了晚飯,就在媽媽準備收拾碗筷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媽媽拿起電話一看,眼睛裡閃現出了一種異樣的光芒,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媚笑,可能這種變化連她自己都不會發覺。

本以為媽媽會回卧室或者去陽台接這個電話,可讓我意外的是媽媽並沒有這麼做。

「是韓姐啊,我也正想洗個澡呢,那我們一會見。」

媽媽掛上電話,迅速的收拾著桌子上的碗筷。

「兒子,一會媽媽去和你韓阿姨洗個澡,我們姐妹好久沒見了,媽媽可能會多陪她聊一會,你自己在家寫作業吧,如果媽媽回來晚了,你也不用惦記。」

媽媽接電話時的樣子就把她出賣了,如果真是韓阿姨的電話,手機的聽筒還用緊緊的貼到耳朵上嗎,是怕被我聽出什麼聲音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雖然聽不清楚,不過我還是隱約的感覺像是男性的聲音。

在自己卧室的門口偷偷的盯著媽媽的卧室,一會的工夫,媽媽就從卧室出來了,這是去洗澡嗎?

此時媽媽上身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絲製上衣,下身是一件黑色的薄絲超短裙,大腿則被兩條性感的黑色絲襪包裹著,腳上登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可……可是媽媽並沒有拿自己的挎包,確實是拿著浴包,難道我錯怪媽媽了?

雖然又出現了一絲動搖,可看到媽媽離開了家,我還是悄悄的跟了出去。我坐的那輛計程車,跟著媽媽的計程車,感覺就像是在拍攝偵探片一樣。

忽然前面的計程車停了,看到媽媽從車上下來,我也趕緊下車悄悄跟了上去。

恩?怎麼燈火通明的,仔細一看,上面寫著「輝煌洗浴廣場」。眼看著媽媽一步一步的邁上了台階,走了進去。

哎,看來這次我是真的誤會媽媽了,本來以為媽媽會以出去洗澡為幌子,去和男人偷情,可媽媽確實是是來洗澡的。

只不過讓我大感不解的是,一般女人出去洗澡,應該是穿的很隨便才對啊,可媽媽為什麼要穿的這麼性感妖艷呢。

也許……也許是媽媽想在韓阿姨面前展示一下自己性感的身材吧,也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媽媽的這個不尋常的舉動了。

真的很慶幸,媽媽沒有騙我,至少今天沒有騙我,想到這裡我攔下了一輛計程車,返回了家。

都已經很晚了,媽媽還沒回來,要在平時我早就睡著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在床上躺了一個鐘頭,還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裡總覺得很不安。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客廳的燈也亮了,這時我悄悄的翻身下床,扒開門縫一看,果然是媽媽回來了,可讓我奇怪的是,媽媽臨走的時候明明穿著一雙黑色的絲襪,此時怎麼會變成了深綠色的?

哎?什麼聲音?為什麼媽媽的身上會發出嗡嗡的聲音?

看到媽媽脫下高跟鞋後向我房間這邊走來,我趕緊翻身鑽進了被窩裡。

「兒子,睡了嗎?」

我沒有做聲,還假裝著發出了鼾聲,看我沒什麼反應,媽媽關上了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忽然我隱約的聽到媽媽的卧室里傳來了笑聲,悄悄的走到媽媽卧室的門口,把耳朵貼在了門板上。

「當然聽你的話了,人家剛把跳蛋從那裡拿出來。」

「從我的騷逼里拿出來的,壞死了,怎麼就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啊。這一路上它不停的在我的騷逼里震動,癢死了,裡面的水都流到絲襪上了,弄的我現在又想要了。」

「親愛的,你今天為什麼非要去洗浴搞人家啊,那裡的包房濕氣太重了。還是你想看其他女人的大屁股啊,哼。」

媽媽這是在質問別人嗎?這種語氣根本就是在撒嬌。

上帝啊,媽媽真的去偷情了,我還以為媽媽去洗澡了,可她……可她竟然是去洗浴中心和別的男人胡搞。

「壞蛋,人家的屁股能不大嗎,都被你打腫了。今天還把人家用繩子捆起來操,還捆的那麼緊,現在身上還有擂痕呢。」

「喜歡,我喜歡啦。」

「親老公,今天老婆的騷逼夠緊了吧,操的很舒服吧。你好狠心啊,用那把壞尺子使勁抽老婆的騷逼,都抽腫了,能不緊嗎,不過好刺激,嘻嘻。」

「壞死了,又出這種壞主意玩弄人家,呵呵。好好好,只要你喜歡就好,等你的電話。」

「老公,和你在一起真的好快樂好幸福,我愛你,真的好愛你。」

我瘋了,真的快瘋了,這就是我的媽媽嗎,這就是那個在別人眼中的賢妻良母嗎。那種骯髒淫穢的字眼以前是不會從媽媽口中說出來的,可是現在呢。

那個玩弄媽媽的人到底有什麼魔力,能夠讓媽媽這麼心甘情願的和他在一起,背著自己的老公和兒子讓他肆意的玩弄調教,甚至是性虐,難道他是魔鬼嗎?

雖然屁股被他打爆了,陰部也被他抽腫了,可是媽媽卻依然很愛那個人,這到底是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啊。

我發誓,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要查出那個混蛋是誰。可是我該從哪裡下手呢,我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都盯著媽媽啊。

早晨上學的時候,在公交車上兩個孩子在聊偵探片的時候似乎提醒了我,竊聽器,對啊,用竊聽器。

中午的時候,我馬不停蹄的趕到科技城,偷偷的買了一個非常微小的最新款的竊聽器。晚上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把它塞到了媽媽挎包里一個很隱蔽的地方。

因為明天是休息日,所以我睡的很晚,不過也並沒有聽到媽媽卧室有什麼異常的動靜。

早上天剛亮,我就被尿憋醒了,當我迷迷糊糊的從廁所出來時,竟然發現客廳的桌子有一張字條,我一看就知道是媽媽寫的。

「兒子,媽媽去晨練了,一會去和同事逛街,餓了的話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熱一熱吧,媽媽。」

難道媽媽真的去晨練了嗎,我惴惴不安的打開了竊聽器的接收器,結果……結果我卻聽到了媽媽的笑聲,是那種很淫蕩的笑聲。

「老公,我來啦。」

「呵呵,來的這麼早啊,我的騷娟娟,讓我看看濕了嗎。」

「濕了,昨天中午接到老公的電話,娟娟就濕了,腦子裡全是你這個壞蛋的樣子,想死人家了。」

「穿的這麼性感,是不是想讓老公打的騷屁股呀。」

「嗯,一想到老公,屁股就痒痒的,替老婆好好的教訓它吧,呵呵。」

「又用你的肥屁股勾引我啊,每次都想把它打爛了,可是這麼大也打不爛,嘿嘿。」

這個聲音,這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還有這個笑聲,這麼有點耳熟啊,在哪裡聽過呢?

「先幫老公舔舔屁眼吧,舔舒服了再來教訓你這個老騷貨,嘿嘿。」

「好臭啊,不過娟娟喜歡,老公,我舔的你舒服嗎。」

「嗯,不錯,技術越來越好了,越來越像個婊子了,騷娟娟,願意做我的婊子嗎。」

「願意,只要你開心,娟娟做什麼都願意,老公,你知道嗎,現在你就是娟娟生存的希望。」

「好感動啊,真的想永遠做我的女人,什麼都願意聽我的嗎?」

「願意,娟娟願意,哪怕老公讓娟娟為你去死,娟娟也不會猶豫的。」

媽媽到底在說什麼,我的媽媽到底在說什麼?

「騷娟娟,趕緊撅起你的大屁股,我要教訓它了,嘿嘿。」

接收器里傳來了啪啪的聲音,夾雜著的卻是媽媽綿軟的呻吟。

「啊……親愛地,抽死娟娟了,抽的娟娟好舒服,娟娟愛你,用力啊。」

「抽死你這個婊子,抽死你這個老騷逼,把你的騷屁股抽腫抽爛,好過癮啊。

這個變態,這個十足的變態啊。

「好老公,教訓它,用你的鞭子教訓我這個離不開老公的騷屁股。」

「老公打累了,把你的大腿匹開,老公要舔舔你濕淋淋的騷逼。」

「老公,娟娟昨天沒洗澡,還流了這麼多水,很騷的,要不我先去洗洗吧。

「要是不騷的話,能叫騷逼嗎,呵呵。」

「嗯,老公,憋咬了,會把娟娟的騷逼咬壞的,好刺激,娟娟想舔老公的大雞巴。」

「騷婊子,老公的大雞巴操進你的喉嚨了,真舒服,比你的騷逼還緊啊。別舔了,我想操你了。」

「老公,快來吧,娟娟等不及了。」

「把推張開,你的騷逼太鬆了,我要先把它打腫了再操,嘿嘿。」

裡面又傳來了啪啪的聲音,這個混蛋,那可是媽媽身上最嫩的肉啊,這個畜生這麼忍心下手啊。

「啊……壞老公,娟娟的騷逼好疼啊,好刺激,腫了,被老公打腫了。」

「好緊啊,被打腫的騷逼操起來就是舒服啊,我操,我操死你這個給老公帶綠帽子的老騷逼。」

「老公,你才是我的親老公啊,操死我吧,老公,揉我的騷奶子,舒服死了,我要升天了。」

「真騷啊。」

「老公,別拉我的乳環啊,感覺我的乳頭快要斷了。」

乳環?那是什麼東西?

「老婆,你的騷逼太緊了,我要射了,射死你。」

「射吧,射吧,射進我的子宮裡。」

沒動靜了,過了一會又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騷老婆,哪天吧環摘了吧。」

「可是我是做老師的,老師是不允許懷第二胎的啊。」

「為了我呢。」

「為了你,嗯,為了老公我什麼都願意做的,明天我就把環摘了,如果真懷孕了,我就把工作辭了。」

「呵呵,真的為了我什麼都願意做啊,逗你玩呢,不過我確實想玩玩孕婦,肯定很過癮的。」

「老公,我想以輩子都和你在一起,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這麼活下去了。

「能不能永遠和我在一起,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呵呵。」

「老公,我 表現的還不夠好啊,你還想讓娟娟這麼做啊。」

「玩了這麼多次,我還是覺得在你家裡玩最過癮。一邊看著你老公和你兒子的照片,一邊在我的胯下呻吟,傾訴者對我的愛,實在是太刺激了。下次我想在你兒子身邊玩弄你。」

「雖然我也向滿足你,可是我兒子肯定不會同意的啊。」

「那還不簡單啊,你給你兒子的牛奶里喝放點安眠藥不就行了嗎。」

「這……」

「在他的身邊,調教她親愛地老媽,真的好過癮啊,想想都刺激。到時候你再把你兒子的雞巴舔硬,坐在他的身上,讓你兒子的雞巴狠狠地操你這個親生媽媽的騷逼,讓他的精子射進自己親媽的子宮裡。親生母子亂倫,只聽說過,還沒見過呢,實在是太刺激了,哈哈。」

他在說什麼?這個無恥的混蛋到底是誰啊。

「老公,這……這……」

「別這呀那呀的了,就這麼定了,看你的騷逼又流水了,趕緊用你的絲襪肉腳把我的雞巴弄硬,我想操你的騷屁眼了。」

「老公,你的雞巴好粗好壯,我能以輩子都擁有它嗎。」

「當然了,不過擁有它的前提是你得聽話哦。」

「嗯,老公,騷老婆什麼都聽你的,我要以輩子都擁有你,老公,來操我的騷屁眼吧,它都等不及了啦。」

崩潰,我快崩潰了,那個玩弄媽媽的人是個魔鬼,二媽媽是個騷貨,十足的大騷逼。

下午媽媽回來了,真想不到她竟然和那個混蛋纏綿了這麼久,還假惺惺的說她和同事去吃海鮮了,看著媽媽打包回來的海鮮,我一點食慾都沒有。

事情又過去兩天,這個晚上,就在這個晚上,我偷聽到媽媽和那個魔鬼的對話,雖然我聽不到那個魔鬼在說什麼,不過從媽媽的話里我聽的出,那個魔鬼應該是打算明天晚上來我家和媽媽幽會。

第二天放學以後,我就直接返回家裡,心裡非常的緊張,不過也非常的期待,還暗中準備了一根木棒。

吃過了晚飯,一會的工夫,媽媽就端了一杯牛奶進入了我的房間,看的出來媽媽的樣子有一點不自在。

找了個借口,讓媽媽幫我去洗手間拿一條毛巾,趁這個工夫,我偷偷的把牛奶倒掉了。

媽媽進來以後,看到我吧牛奶都喝掉了,臉上露出了一種難以莫名的表情。

「媽,我有點困了,想休息了,明天再學習吧。」

「好吧,既然累了,就上床休息吧。」

聽到我發出了鼾聲,媽媽迫不及待的拿出電話,給那個混蛋發了一條信息。

過了一會,我就聽到了一陣淫蕩又刺耳的笑聲。

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他……他是……

(一)

終於到家了,算來算去已經兩個多月沒回來了,不過都是值得的,本來成績不錯的我這下因為學校組織的三校尖子生聯合交流,又讓我提高了不少。

回家的路上,我去快餐廳買了媽媽喜歡吃的幾個小菜就回到了家。飯菜剛擺到桌子上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媽媽,今天比平時晚回來一個小時啊,我都快餓扁了。」

「臭兒子,知道你今天回來,媽媽去超市買了幾種你愛吃的水果。」

「呵呵,還是媽媽好。」

「這麼勤快,買了這麼多好吃的,也好,省得我現做飯了。」

媽媽從微波爐里拿出了幾個剛熱好的饅頭,就坐在了我的對面。

「哎呀……」

不知道為什麼,媽媽剛坐在椅子上就蹦了起來,嚇了我一跳。

「媽,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

只見媽媽下意識的順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又緩緩的坐下了,難道是椅子出了什麼毛病?

「媽,是不是椅子壞了,要不換一個吧。」

「沒……真的沒什麼,你不是說餓了嗎,趕緊吃飯吧。」

奇怪,為什麼媽媽的臉有點微微泛紅,眼睛裡還有點閃爍。咳,管那麼多幹嗎,都快餓死了,還是先大快朵頤吧。

「臭兒子,慢點吃,又沒人和你搶,對了,這陣子你們幾個學校的尖子生交流的怎麼樣啊。」

「恩,真沒白去啊,現在的好學生可真多,這下可長見識了。」

「以後再有這樣的機會可不要錯過呀,對了,媽媽又給你報了個英語班,是外國的老師教的,周末可別忘了去學習啊。」

「啊?不會吧。」

「啊什麼呀,媽媽都不怕花錢,你還怕犧牲一下休息時間呀。」

真奇怪,為什麼吃飯的時候,媽媽的屁股總是一動一動的,就好象椅子上有釘子似的。

吃過了晚飯,媽媽收拾了桌子,我和媽媽就回到了各自的卧室里。還是家裡舒服啊,比我們住的那個十五中學的宿舍強多了。

怎麼了?怎麼這麼渴,好象是飲料喝多了,哎,還是老師說的對,夏天應該多喝白開水,飲料根本就不解渴。

走到廚房,我一口氣喝了兩杯涼開水,就在我準備回到卧室的時候,忽然聽到媽媽的卧室穿來了說話的聲音。

媽媽在和誰說話呀,爸爸現在還應該在國外呢。

好奇心促使我悄悄的走到媽媽卧室的門外,耳朵緊緊的貼在門旁,忽然聽到了媽媽銀鈴一般的笑聲。

「壞蛋,就你最壞。」

哦,還以為是什麼呢,可能是媽媽和爸爸在通電話呢,肯定是在向爸爸撒嬌呢。

可就在我轉身準備回到卧室的時候,媽媽的一句話,差點讓我崩潰。

「還說你不壞呢,人家的屁股都被你打腫了,現在還火辣辣的呢。」

雖然說的聲音不大,可我還是隱約的能聽清楚,媽媽的話讓我想起了剛才吃飯時她不自在的表情。

「喜歡。」

「恩,舒服,刺激。」

「不是才玩過的嗎,怎麼,又想要人家了啊,嘻嘻。」

「親,別……別說了,人家下面又……」

這,這是怎麼回事?媽媽到底在和誰通電話?可以肯定那個人不是爸爸,那麼到底是誰呢?

唯一能確認的是,媽媽出軌了。

「壞,總喜歡射在人家裡面,現在還沒流乾淨呢。」

「恩,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老天,媽媽在說什麼,她想和那個人永遠在一起,那爸爸算什麼,我這個親生兒子又算什麼。

哎,也許是媽媽為了敷衍電話那邊的那個混蛋而無心說出來的,我相信媽媽也許是太寂寞了,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全是一些不堪入耳的話語,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回到卧室我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趙海浩,你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媽媽,一定要相信她,因為媽媽是個聖潔的人民教師。

可就在我剛要睡著的時候,腦子裡又閃現了媽媽和那個情夫說出的那句話,還有媽媽坐在椅子上時屁股的反應。

媽媽竟然說,她的屁股都被那個人打腫了,可我從媽媽的表情里完全看不出來她又任何痛苦的表情啊,相反還有一種幸福小女人的感覺,這是為什麼啊?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去質問媽媽?不可能的,媽媽也根本不會承認,就算媽媽承認了,以後在我面前還怎麼做人,會有多尷尬。

告訴在國外的爸爸?更不可能,第一會讓他擔心,第二,有可能會拆散這個家。

不知不覺的睡著了,早上醒來的時候,媽媽已經在準備早餐了,還是那副慈母的形象,經過我仔細的觀察,也沒發現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我的腦子裡也是亂亂的,根本沒聽清老師在講什麼。哼,這能怪我嗎?家裡發生這種事,放在誰的身上也不可能有心思上課的。

有時我甚至在想,為了這個家,還是別揭穿這件事了,可能真的是太寂寞了,可只要媽媽還是我的媽媽,還是爸爸的妻子,就順其自然吧。

可是媽媽說想永遠和那個人在一起,這句話讓我壓力倍增,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午休的時候,為了節省時間,我坐上一輛計程車快速的返回了家。

不出所料,媽媽還在她們學校里,家裡靜悄悄的。雖然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可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心裡還是有點緊張。

秉住呼吸,躡手躡腳的進入媽媽的卧室,裡面的擺設和平時並沒有什麼區別,究竟秘密在哪裡呢?

順手打開了衣櫃,左翻又翻也沒發現什麼異常,只是多了幾件我沒見過的衣服和裙子。可是仔細一看,多出的這幾件裙子和外衣看起來都比較的性感,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本來媽媽的身材在熟女中就算是不錯的,穿點性感的衣服也無可厚非。

衣櫃里沒什麼異常,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媽媽的卧室里隱藏著一些秘密,可秘密在哪裡呢?

難道?難道在電腦里?急匆匆的打開媽媽的電腦,又讓我失望了,瀏覽的網頁里被刪除了瀏覽記錄,正當我失望的時候,忽然發現D盤幾乎都佔滿了,可更讓我意外的是竟然被加密了,這是為什麼呢?

我開始了嘗試,幾乎每一個比較有紀念意義的數字我都試過了,連手心都出汗了,可就是不對,怎麼也進入不了這個加了密的D盤。

媽媽為什麼要設置密碼,這裡面到底隱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呢?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時候,忽然房間里響起了動聽的音樂,因為緊張,竟然嚇的我摔倒在了地毯上。

我操啊,原來是我的手機響了,嚇死我了。原來是同學張英東打來的,按了接聽鍵一問,狗屁事都沒有,我敷衍了幾句就掛了。

可就在這時候,我發現媽媽的席夢思床下竟然有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小箱子,還有點銀光閃閃的。

把手伸進床下沒費什麼力氣就拉出了床下的小箱子,可就在我拉出箱子的時候,隱約的感覺到箱子的上面好象掉下了什麼東西,是被席夢思床的床沿刮下來的。

我的手再一次伸進了床下,拿出了那個被刮下來的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黑色的包裹。

難道媽媽的秘密在這個黑色的包裹里?我該打開它嗎?雖然有點猶豫,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當我顫抖的打開這個黑色的塑料包裹時,裡面出現了讓我意想不到的東西。

裡面是各種顏色的絲襪,有黑色的,灰色的,綠色的,粉紅色的等等,女人穿絲襪很正常啊,可媽媽為什麼要把這些性感的絲襪藏到床底下呢。

當我拿出這些絲襪的時候,忽然發現裡面還有玄機,絲襪下面壓著兩個胸罩,黑色的胸罩已經小的不能再小了,根本不可能包裹住媽媽那碩大的乳房。而另一個半透明的紅色胸罩上面竟然露出了兩個小洞。

這……下面的東西更加的讓我堂目結舌,這……使是什麼?這是內褲嗎?

竟然是一條完全透明的絲製內褲,上沿還綉著一隻惟妙惟肖的花蝴蝶。

而這一條……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丁字褲嗎?這樣的內褲和沒穿有什麼兩樣。

最下面竟然是一件連在一起的情趣內衣,兩條黑色的網狀絲襪,上面連著的是黑色的小丁字褲,丁字褲的兩邊有兩條黑色的細繩,細繩上竟然連著網狀的乳罩。

這些……這些不堪入目的東西都是媽媽的嗎?

我……我這是怎麼了?第一次看到這些東西竟然讓我的下體出現了異樣的感覺,腦子裡竟然浮現了媽媽穿它們時的樣子。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那是我的媽媽,我怎麼能這麼想呢。

把這些情趣內衣放好以後,那個神秘的小箱子頓時吸引了我,可剛要打開它,卻發現是上了鎖的。

老天,你在玩我啊,除了加密就是上鎖啊。

哎呀,差點忘了,快到上課時間了,把小箱子和包裹重新放好,整理了一下,就趕緊回到了學校。

一下午,我的腦子裡都是那加了密碼的D盤和那個上了鎖的小箱子,那裡面到底是什麼呢?

難道這些都是幻覺?

曹麗娟,一個聽起來多麼賢良淑德的名字,我的親生母親,還是一個人人敬仰的高中班主任,她可能會出軌嗎?

不會的,這一定是我的幻覺,或者是媽媽的惡作劇?

也許床底下的那些性感的絲襪,暴露的內褲和情趣內衣是因為媽媽和爸爸的夫妻生活太單調了,為了增加情趣而買的。也許那加了密的D盤和上了鎖的小箱子裡面根本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可是媽媽在電話里說的那些話……該怎麼解釋?

疼,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火辣辣的疼,天啊,這不是幻覺,真的不是。

放學回到家的時候,媽媽正在廚房準備晚餐,迎接我的是慈母的笑容,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正常。

晚上我開始留心了,幾次偷偷的溜出卧室都沒聽到媽媽房間里有什麼動靜。

可是大概九點多的時候,我聽到媽媽房間里隱約傳來了膩膩的聲音。

雖然我不可能聽到電話那邊的那個人在說什麼,可媽媽的回答卻讓我徹底的震驚了。

(二)

我真的震驚了,媽媽在卧室做什麼?裡面為什麼會傳來這種聲音?她又在房間里「通電話」嗎?

「恩,乳頭硬了。」

「壞啦,才沒有呢。」

「好啦,人家承認還不行嗎,濕了,一想到你,下面就濕了。」

怎麼?媽媽在說什麼?硬了,濕了,難道媽媽在……不會錯的,太讓我震驚了,媽媽竟然在自己的卧室里一邊和別人通電話調情,一邊自慰。

可是讓我更吃驚的還在後面呢。

「親愛的,我兒子在家呢,咱們別玩那個了,好嗎?」

親愛的,媽媽在叫對方親愛的,啊?電話的那邊不會是爸爸吧,難道我誤會媽媽了?難道她是在和爸爸調情?

哎呀,不對,如果是爸爸的話,媽媽應該說「咱兒子在家呢。」而不是「我兒子在家呢。」

哎,趙海浩,你不要再幻想了,媽媽真的出軌了。

哼,以前爸爸在家的時候,也沒聽媽媽稱呼他為親愛的,可媽媽竟然用這個詞在稱呼電話里的那個人,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的膩人。

「可是人家心裡有點兒不舒服嗎……」

「生氣啦?好了,玩就玩了,麗娟聽你的還不行嗎。」

「恩,壞兒子,舔媽媽的乳頭。」

什麼?媽媽在和誰說話?兒子?媽媽是在叫我嗎?

不對呀,她們到底在做什麼?

「好啦,我知道啦,壞蛋,就喜歡聽人家說淫蕩的話。啊……好兒子,快抓媽媽的騷奶子,使勁揉它。」

「壞兒子,你抓的媽媽好舒服,恩,要,兩個奶子都要。」

「穿了,黑色的,知道你喜歡人家穿這個。」

「舔吧,媽媽已經在學校裹了一整天了,來舔媽媽的腳吧。」

「恩……媽媽的肉腳香嗎?為了你,媽媽幾乎天天都用牛奶做足浴的,好好的舔吧。」

這……我說家裡怎麼有好幾箱的牛奶呢,沒想到竟然是媽媽為了取悅電話對方的那個混蛋而泡腳用的。

「壞蛋,知道了還問人家,濕了,都流到絲襪上了。」

「親愛的,好癢啊,來舔麗娟的小穴吧。」

「好壞啊,人家說就是了。好兒子,用你的壞舌頭來舔舔媽媽的騷逼吧。」

「好舒服,啊……舔的媽媽好舒服。」

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不出意外的話,她們很可能在電話里玩角色扮演的遊戲,而且是最讓世人嗤之以鼻的母子亂倫遊戲。

啊?我怎麼了?

我……我的肉棒怎麼會奇蹟般的硬了?難道是因為受了媽媽在卧室里淫聲浪語的刺激?

不會的,我不是這樣的孩子,我不會對媽媽有那種齷齪的想法的。

「好兒子,快給媽媽,媽媽需要你啊。」

「壞兒子,別逗媽媽了,媽媽的……的……逼好癢,快用你的大巴給媽媽止癢啊。」

「求你了,別取笑媽媽了,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

「啊?插哪裡?這……快啊,把你的大雞巴插進媽媽的騷逼裡面,插你小時候曾經出生的地方啊,啊……」

我的媽媽,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恩,進來了,操進來了,好充實啊。」

「啊……好兒子,用力啊,頂進媽媽的子宮了,爽死我了。」

「啊……好爽是,兒子,操我,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這個曾經孕育過你的地方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聽到這些無恥至極的淫聲浪語會變的這麼硬。就在我的右手伸進自己褲襠的一瞬間,似乎變的清醒一點了。

不,我不能這麼做,雖然我曾經也手淫過,可當時腦子裡幻想的都是一些女明星啊,我不能這麼褻瀆養育了我多年的親生母親。

「乖兒子,你的雞巴好大啊,媽媽快被你操死了,啊……」

「使勁啊,媽媽要來了,啊……射吧,射進來吧。」

「啊……來了,我來了,好猛啊,壞兒子的精液快把媽媽的子宮燙熟了,啊……」

我真的搞不懂了,到底是誰能讓我高貴的媽媽心甘情願的說出那麼不堪入耳的話,讓她在卧室里玩那麼變態的遊戲?而我的媽媽竟然還會這麼入席,竟然像真的一樣。

「你說呢,壞老公,當然高潮了。」

「恩,好壞啊,都怪你啦,讓人家噴的滿地都是。」

老公?應該沒聽錯,媽媽是在叫那個人老公。

難道?難道電話對方的那個人是我的爸爸?難道是爸爸在電話里和媽媽玩這種變態的遊戲?

「還說呢,剛才人家高潮的時候都控制不住自己了,都叫出聲音了,如果讓小浩聽到的話……」

「壞死了你,不許胡說啊。」

「恩,我也想你啊,壞蛋,那就等……」

真可惡,沒聽清楚關鍵的那句話,媽媽到底要說什麼呢?

現在我好象變成了丈二和尚,回到卧室,我仔細的思考著,那個人到底是誰?

媽媽叫他老公,難道真的是爸爸嗎?

不對,那個人絕對不是爸爸,在我的印象里,媽媽對爸爸基本只有兩種稱呼,要不就直接稱呼爸爸的名字,要不就稱呼為小浩他爸。

想到媽媽稱呼那個人老公,想到那個人不是我的爸爸,一種莫名的危機感頓時襲上心頭。

似乎有無數了為什麼在我的耳邊盤旋,為什麼媽媽是這樣的女人,難道她天生就這麼淫蕩嗎?難道她從前的賢妻良母的形象都是偽裝出來的嗎?

或者是因為爸爸一直不在身邊寂寞難耐,才被人乘虛而入的嗎?

再或者是媽媽被人抓住了什麼把柄,而被人脅迫的?

如果是因為寂寞而滿足自己的性慾而也陌生人玩ONS,那就算謝天謝地了。

但我害怕的是,那個人不光滿足了媽媽久曠的性慾,而且還佔據了媽媽的心,那就不太好挽回了。

剛才在媽媽卧室門外偷聽她們的通話,從媽媽的語氣中,我能感覺的出來,媽媽開始是不太想和那個人玩這種母子角色扮演的遊戲的,可不知道那個人和媽媽說了什麼,媽媽就曖昧的陪他玩起了這個變態的遊戲。

尤其是媽媽對他的那一聲聲嬌滴滴的「親愛的」「好老公」,這些對自己丈夫都極少有的稱呼,能充分說明那個人在媽媽心目中的分量。

而這才是我最害怕的。

可更讓我詫異的是,當我的雞巴無意中在內褲里摩擦了幾下的時候,腦子裡竟然再一次閃現出了媽媽的淫聲浪語。

清晨,膀胱似乎要憋爆炸了,正當我急急忙忙起床要上廁所的時候,忽然發現媽媽正在客廳門口穿鞋子。

「兒……兒子,你醒了,媽媽早上要去學校開會,早餐已經做好了,洗涮完就趕緊吃吧。」

「哦,那媽媽慢走啊。」

當我撒完尿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忽然看到牆上的掛表,揉了揉眼睛再仔細一看,恩?怎麼才4點50啊,還不到5點啊。

開會?這麼早?媽媽她們學校校長是不是瘋了呀。

不對呀,怎麼感覺都不太對勁,媽媽說話時的眼神好象是不停閃爍的,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定有問題。

可等我反應過來穿上衣服,追出去的時候,發現外面只有幾個辰練的老頭和老太太,媽媽已經不見了蹤影。

再次回到卧室,我獃獃的做到沙發上,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一切。

仔細想想,好象媽媽真的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眼睫毛看起來比從前更黑更長了,眼角的魚尾紋好象也被化妝品掩蓋的無影無蹤了。

還有指甲,沒記錯的話,媽媽以前是基本不塗指甲油的,可現在指甲變成了粉紅色。

以前因為教師這個比較特殊的職業,媽媽一般都穿棉襪或者肉色的絲襪上班,可就在剛才,我看到媽媽穿著象徵性感的黑色的長筒絲襪和黑色高跟鞋上班了。

媽媽變化很大,可還有一樣無論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了。

雖然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也許是為了掩飾自己已經快40歲的年紀而特意修飾的,可這確實是媽媽的變化呀,尤其是這種變化發生在這個時候,就不得不讓我更困惑了。

再細想想,如果站在兒子的角度來看,媽媽就是媽媽。可如果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媽媽還真的挺漂亮的,雖然已經快40歲的人了,可現在的媽媽確實比以前更豐滿,更有女人味了。

哎呀,我怎麼忘了,既然媽媽昨天和那個人在電話里玩那麼變態的遊戲,應該會有來電顯示的。

可當我衝進媽媽卧室的時候,我再一次失望了。這兩天根本就沒有通話記錄,看來我真的低估這兩個人了,她們應該是用手機通的電話。

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是媽媽的同事?是她的男性朋友?還是她的網友?

有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人?

哎,別想了,雖然感覺很牽強,可我還是在不斷的安慰自己,也許媽媽真的是去學校開會了,也許媽媽只是因為寂寞而與那個人是ONS,也許媽媽根本不愛他,只為了尋求一點刺激而已,家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又在學校混混噩噩的過了一天,晚上回家的時候,飯已經做好了,媽媽正在餐桌前等我。

「兒子回來了,趕緊洗洗手準備吃飯,媽媽做了你最愛吃的香辣蟹。」

正在吃飯的時候,我發現了,發現了媽媽那最大的變化,媽媽手上的戒指沒了,那是爸爸送給她的結婚戒指。

「媽。」

「怎麼了,小浩。」

「你……你的戒指呢?」

「我……哦,是這麼回事,有一次媽媽的手指扭傷了,就把它摘下來了,結果……結果放在包里就找不到了,可能是媽媽忘了,放在家裡的某個地方了,哪天收拾東西的時候也許就找到了。」

媽媽在說什麼呀,哎,但願能找到吧。

「媽媽,我發現你現在好象比以前更漂亮了,皮膚也比以前好了。」

「是嗎,呵呵,媽媽自己都沒發覺呢。」

看的出媽媽的心情很好,就像多發了一年的工資一樣。連在廚房洗碗的時候都在輕聲的哼著那首經典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晚上,我幾次出來在媽媽卧室的門口都沒聽到什麼動靜。早上媽媽沒有去學校開會,而是和我一起吃了早餐。

上班的時候,媽媽沒有像昨天穿的那麼性感,絲襪換成了肉色的,裙子也不是昨天的短裙。

上課的時候,我的精力也沒在學習上,連同學王新和我說話我都沒在意。

「小浩,想什麼呢,是不是在想哪個美女啊,呵呵。」

「啊?去你的,別胡說,我在想福爾摩斯什麼時候能抓到那個罪犯呢。」

「就新拍的那部啊,太一般了,我去吃飯了,你自己慢慢想吧。呵呵,還想學偵探呢。」

晚自習是自願的,不過像我這種尖子生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是必須得上的。

不過今天我是真沒心思上了,莫名其妙的坐著公交車來到了媽媽教課的學校。

一會的功夫,學生們就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可直到學生和老師都走光了,也沒見到媽媽的身影。

媽媽呢?難道在學校里開會?或者媽媽從學校的另外兩個門走了。也不對呀,媽媽平時乘坐的15路公交車就在正門的不遠處呀。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還沒見媽媽出來,一種難以言表的感覺襲上了我的心頭,畢竟我是個學生,和門口的保安說我手機忘在班級了,保安就讓我進去了。

來到媽媽的班級,裡面已經空無一人了,難道媽媽在開會?可是會議室也沒人。也許媽媽她們學年組在辦公室里開會吧。

可是當我來到媽媽辦公室的時候,裡面卻傳來了一種奇怪的聲音。

(三)

沒錯,辦公室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高中語文組」,沒錯,這奇怪的聲音就是從這裡發出的,而且連傻子都聽的出來這是什麼聲音。

到了這個時候,我真有點害怕了,身體不住的顫抖,我到底該不該偷這個窺呢?如果裡面的女人不是媽媽的話就萬幸了,可如果萬一是媽媽的話,我……我該怎麼辦?

可這種慾望,這種好奇心不得不讓我站起身偷偷的向裡面觀望。但當我正太起頭準備偷偷向裡面觀望的時候,卻發現門上的小窗戶被人用什麼從裡面給擋住了。

我的天吶,這到底是為什麼啊,就在我捶胸頓足無比懊惱的時候,忽然發現小窗戶並沒有完完全全的遮住,似乎還留有一點點的縫隙。

當我瞪大了眼睛向裡面看的時候,發現一團白花花的肉體正在不停的晃動。

可就在我無比緊張和糾結的時候,卻發現只能看到身體,根本看不到臉。

此時辦公室里的這個穿著黑色絲襪的女人正綳直了雙腿,撅著她肥大的屁股,接受著身後男人的抽插,同樣也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臉,甚至只能看到他的下半身。

只見男人的手狠很的打在了那個女人的大屁股上,啪啪啪,一掌接一掌,看的出,力道很重,沒有一絲的憐惜。

而那個女人就慘了,白花花的大屁股被打成了紫紅色,看起來似乎比剛才更大了。

每打一下,都能聽到裡面女人那醉人而又酥骨的呻吟。不知道是不是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好,根本聽不到性交的撞擊聲,只能聽到打屁股的啪啪聲和女人的呻吟,這說明這個女人的叫床聲音實際上應該是很大的。

也許是我的心裡在做怪吧,從身材來看,這個女人確實有一點像媽媽,好象很像她,又好象只有一點點像。

哎?對呀,這個女人應該不是媽媽,肯定不是,我記得很清楚,媽媽早上去上班的時候穿的是肉色絲襪,可這個女人卻穿著長筒的黑色絲襪。

那這個女人會是誰呢?肯定不是女學生,裡面的女人看樣子應該是個少婦,皮膚稍稍有點鬆弛,還有成熟女性那標誌性的小肚腩。

呵呵,不會是學校裡面的女老師吧,在辦公室裡面做這種事,可真夠不要臉的了。

不過話說回來,除了偶爾在網吧看過小日本拍攝的黃色片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女性的裸體,也是第一次看過真真正正的性交。

我一個小處男怎麼能抵抗的了這種刺激,看到這麼香艷的場面,我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加速的跳動,雞巴很不聽話的硬了,而且還變得越來越硬,右手不由自主的伸進了我的褲襠里,和雞巴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那個男人拔出了自己的雞巴,看起來真的好粗壯啊。只見男人向上移動了雞巴的位置,再一次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

辦公室里傳出了女人既有點痛苦又很消魂的呻吟。

抽插的速度沒有剛才那麼快了,可讓我不解的是,為什麼他拔出了雞巴,只向上調整了一下位置又重新插進去了?

那個位置?難道……難道他在操那個女人的屁眼嗎?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肛交嗎?

女人那麼狹小的屁眼裡怎麼可能容納的下那麼粗壯的大雞巴呀,可惜呀,太可惜了,由於角度的問題,我實在是看不太清楚她們交合的位置。

男人對著女人肥美的大屁股又狠狠的抽了幾下,雖然不太清晰,可我還是隱隱約約的聽到了男人的聲音,好象是在誇獎這個女人的屁股很肥,屁眼也很緊,操起來很爽,其他的沒太聽清楚。

怎麼感覺這個男人的聲音聽奇怪啊,可又說不上來為什麼。

就在我一愣神的工夫,她們再一次的變換了性交的姿勢,只見那個豐滿的女人躺在了辦公桌上,穿著絲襪的美腿纏繞在男人的腰部,繼續被男人抽插著。

我操啊,這都是神馬呀,簡直太他媽悲摧了,連我這個平時很少說髒話的三好學生都忍不住要罵街了。

辦公室裡面的遮擋物擋住了男人的上半身,而小窗戶的右側窗沿則完全擋住了那個女人的臉,甚至連乳房也只能看到一半而已。

哎,其實也無所謂,既然那個女人不是媽媽,看不看到又有什麼必要呢。

男人瘋狂的抽插著女人的禁區,一雙大手則抓住了女人的雙手用力的蹂磋著。

我的天,我的天,太刺激了,忍不住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在了我自己的手掌上。

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射的好爽啊,呵呵,怎麼感覺比那個正在操逼的男人還要累啊。

射過精之後,對辦公室裡面現場直播的A片也沒那麼大興趣了,轉身就離開了媽媽的學校。

走在寬敞的大街上,好象第一次感覺到空氣是那麼新鮮,心裡敞亮多了,因為辦公室裡面的那個女人不是媽媽。

可是當腦子裡再次閃現出媽媽在卧室里和人通電話時那高亢的呻吟,我的心裡好象又籠罩了一層陰雲。

在商場里又溜達了一個多鐘頭,當我拿出手機看時間的時候,忽然又想到了什麼。

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是像往常一樣烹飪著香噴噴的飯菜。真是天助我也,飯菜剛端上桌子的時候,媽媽急急忙忙的衝進了廁所。

我偷偷的進入媽媽的卧室,打開了媽媽的挎包,仔細尋找著媽媽那可能讓我發現秘密的手機。

可是這一次我的心徹底涼了,媽媽的手機不在包里,床上桌子上也沒有。

這……這是什麼?萬萬沒想到,手機沒找到,卻在媽媽的包里發現了兩條黑色的長筒絲襪。這絲襪的長短和質地看起來怎麼和辦公室里那個淫亂的女人的黑絲那麼像啊。

這……這一塊一塊的東西,這又是什麼?這是男人乾涸的精液啊。

聽到廁所里傳來了沖水的聲音,我趕緊把絲襪重新放回媽媽的包里,回到了客廳。

不知怎麼的,我越看媽媽的身材越像辦公室里的那個女人。就在媽媽去廚房盛飯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媽媽的腳上也塗抹了紅色的指甲油,一雙腳看起來白白嫩嫩的,真想不出來那個男人有什麼魔力,可以讓媽媽為了滿足他那特殊的嗜好而用牛奶來泡腳。

「媽媽,還是你們學校好啊,連晚自習都不用上。」

「哎,還不是教委的事啊,為了減輕學生的負擔,才禁止學校組織學生上晚自習的。還是你們學校校長的後台硬啊,一直都讓學生上晚自習,卻沒有人舉報他。」

「不過現在我們學校也不是強制性的了,晚自習是自願的。」

「我知道。」

「什麼?媽媽你知道?難道你是萬事通啊。」

1我告訴過媽媽我們晚自習是自願的嗎?哎,可能是我忘了吧。

「不過沒晚自習不是很好嗎,媽媽每天都能按時回家給你做飯,讓我們家小浩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媽媽這句話說的我心裡暖洋洋的。

「小浩,你可不許像有的學生逃學去網吧打遊戲,必須得天天堅持上晚自習哦。」

「恩,我知道。」

聊了這麼半天,我才注意到,媽媽吃飯時屁股總是一扭一扭的來回動,這樣子竟然和我第一天回來的時候如出一轍。

「媽媽,你身體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坐在椅子上好象很難受的樣子啊。」

「啊?是嗎,媽媽下午沒課,可……可能是在辦公室里坐的太久了吧。」

想起剛剛在媽媽學校的辦公室看到的場景,那個女人一邊挨操,一邊被男人狠狠的抽打著肥大的屁股。

再聽到媽媽那含糊其詞的解釋,看到媽媽閃爍的眼神和微微羞紅的臉龐,我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

我不能再幻想了,不能再騙自己了,真的是媽媽,那個在辦公室里淫亂的女人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

吃過飯以後,我和媽媽回到了各自的卧室,工夫不負有心人,在媽媽卧室的門口徘徊了幾次,我終於聽到裡面傳出了媽媽說話的聲音。

「親愛的,又想人家了,呵呵。」

「當然想了,娟娟狠不得每一分鐘都想見到你的。」

「壞死了你,又把人家的屁股打腫了,現在還疼呢,剛才我兒子問我身體是不是不舒服的時候,真的嚇出了我一身冷汗,弄的我好尷尬。」

「在那種地方玩確實很刺激,不過也有點心驚膽戰的。」

哼,那種地方,不就是指媽媽的辦公室嗎,我這個悔恨啊,為什麼沒等她們從辦公室里出來,讓我好好看看那個男人的真面目,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把我媽媽變成這樣的。

這世界上只有一種葯是哪也買不到的,那就是後悔葯。

「呵呵,壞蛋,再這麼說人家,我……我就讓我兒子打你。」

「哎,就你了解人家,當然捨不得了,愛你還來不及呢,壞種。」

「親愛的,你難道真的以為娟娟僅僅是為了滿足性慾而和你在一起的嗎。」

「就你會說話,哎,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娟娟的人了。我承認,開始是的,可是現在,你都知道的,如果僅僅是為了尋求刺激,娟娟會和你拍那張照片嗎。」

這……媽媽在說什麼?為什麼媽媽的聲音有一點點的顫抖,那張照片是什麼意思?

「人家哪知道為什麼啊,反正一見到你就什麼都忘了,壞種。」

「親愛的,你會永遠愛你的麗娟嗎。」

「嘻嘻,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可就算你是騙我的,人家也想聽。」

「你的麗娟」,媽媽在說什麼,媽媽為什麼要這麼說,這幾個字的含義簡直是太深奧了。

我的心真的要碎了,相比之下,如果媽媽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那倒沒什麼了。如果媽媽僅僅是為了刺激暫時和那個人偷情,那激情過後可能就沒什麼了。

可是媽媽的話讓我真的害怕,如果媽媽的心也屬於那個人的話,那該怎麼辦呢,一種危機感,難以言表的危機感讓我身心都在不停的發抖。

「親愛的,我好象來月經了,這幾天不能陪你了。」

「壞蛋,你怎麼那麼多壞點子呀,現在人家屁眼裡還在發漲呢。」

「老公,我也很想你的,不過說實話,我這兩天感覺有點奇怪,我們還是小心點吧,要不這幾天我們先別那個了,等過兩天娟娟再好好的補償你好嗎。」

「恩,娟娟聽你的,看看再說吧。」

「壞死了你,人家才不叫呢。」

「好啦好啦,我說,好爸爸,你的乖女兒娟娟想讓爸爸的大雞巴操我了。」

「壞蛋,就知道占人家便宜,娟娟不幹,我要把便宜占回來,嘻嘻。」

「恩,這還差不多,乖兒子,媽媽原諒你了。」

「好了,你今天夠累的了,早點休息吧。」

「恩,娟娟知道。老公,我愛你,你知道嗎,除了我兒子之外,你就是娟娟的唯一。」

媽媽說,那個人是她心中的唯一,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讓媽媽對他那麼依戀。

雖然我心裡亂蓬蓬的,可是媽媽的話證明了我在她心中還是有很高的地位。

可是爸爸呢?他怎麼辦?

不行,我必須要儘快的查出那個人是誰,必須要快,媽媽現在都那麼愛那個人,時間再久的話……我甚至都不敢再想了。

早上媽媽穿的和平時沒什麼區別,套裙和肉色絲襪。

在學校苦苦的熬了一整天,晚自習的時候偷偷的溜了出去,不管對不對,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偷偷來到媽媽的學校,躲在了附近一個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一會就看到學生們熙熙攘攘的從學校里走出來。

為什麼媽媽還沒出來,難道她還會在辦公室和那個男人偷情嗎?就在我心裡七上八下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是媽媽,是我的媽媽。只見媽媽挎著黑色的LV時尚包從學校里慢慢的走出來,還不時的和身邊的學生打著招呼。

媽媽一個人走到了校門斜對面公交車的站台上,向左張望著,一會的工夫就駛過來一輛15路公交車。

雖然看到媽媽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媽媽會不會是去別的地方和那個人偷情呢。

我攔了一輛計程車,讓司機跟著媽媽坐的那輛15路汽車。

媽媽下車以後,就直奔了我們的小區,哎,看來是我多心了,心裡這種感覺是難以莫名的,既感到一絲的慶幸,又感到了些許的失望。

第二天也是一樣,媽媽按時回到了家,只是在等車的時候,媽媽不停的來回張望,好象在尋找著什麼。而且我回到家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媽媽的表情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兒子,最近學習怎麼樣啊。」

「挺好的啊。」

「是嗎,媽媽和你說,你可是媽媽唯一的希望啊,你可不許糊弄媽媽哦。」

「沒……我怎麼敢糊弄媽媽呢。」

「媽媽錢都給你交了,補課的事可不許忘了啊,也不許曠課哦,曠課的話,老師會通知媽媽的。」

「恩,知道了。」

晚上我幾次在媽媽卧室的門口徘徊,都沒聽到有什麼異常的聲音。

人可真是奇怪,前些天聽到媽媽和那個男人在電話里做愛,心裡感到非常的擔憂,可是現在呢,她們沒有在電話里做做愛,也沒在辦公室里做這個,還有媽媽的表情和話語,都讓我感覺特別的反常。

難道媽媽……該怎麼解開這個迷呢?

對呀,想解開這個迷還有一個辦法。

第二天中午,我在小商品市場買了一大塊橡皮泥,晚上回家以後,趁媽媽上廁所的時候,我偷偷的溜進媽媽的卧室,把媽媽鑰匙鏈裡面所有的鑰匙都複製在了橡皮泥上。

而媽媽呢,晚上還是沒有和那個人通電話,只是囑咐我要好好學習,不要心不在焉。

再一次苦苦的熬了一上午,我找到一個配鑰匙的地方,把所有的鑰匙都配了一遍。又攔了一輛計程車,快速的返回了家。

意料之中,那個神秘的小箱子還在床底下,我拿出剛配的鑰匙,挨個嘗試,心裡既感到害怕,又非常的好奇。

已經不容我多想了,我必須要解開這個秘密。

啪,鎖開了,我明顯的感到自己的雙手在不停的顫抖,當我打開那個小箱子的時候,忽然感到了一陣眩暈。

(四)

這……這都是什麼啊。

此時映入我眼帘的是幾根顏色各異的十分巨大的假陽具,旁邊擺著一個又一個木製和鐵制的夾子。

一個精緻的塑料盒子裡面放著兩個粉色的跳蛋,塑料盒子邊上整齊的擺放著一團黑色的繩子。

還有這些,讓人看起來毛骨悚然的手銬和皮鞭,這些東西都是做什麼的?難道是……最下面出現一個酷似影集一樣的東西,等我用顫抖的雙手那出來打開一看,差點昏了過去。

真的是影集,可是裡面的照片看起來卻是那麼的扎眼。

是媽媽的,是媽媽的照片,第一張是媽媽穿著黑色套裙,黑色絲襪和高跟鞋的照片,從背景看好象是媽媽學校的操場里,可是第二張,同樣是這個裝素,媽媽卻一臉狐媚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肥白的大屁股和那茂密的黑森林,竟然……竟然沒有穿內褲。

接著幾張是媽媽露乳的,絲襪美腿的特寫,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曖昧。

第二頁的照片背景是在我的家裡,媽媽穿著黑色的情趣內衣,像個妓女一樣擺著各種風騷入骨的姿勢,就像在跳艷舞一樣。

第三第四頁的照片里,媽媽是全裸的,毫無顧忌的露出自己一身成熟的美肉,豐滿的乳房,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肉足,無比肥碩的大屁股,還有那最神秘的陰戶,都赤裸裸的呈現在照片里。

當我翻到第五頁的時候,我的天啊,媽媽的手腳竟然被綁在了床角上,呈現了一個「大」字型,嘴裡放著一個口塞,乳頭上是兩個鐵制的夾子,陰唇上有一個木製的夾子,陰道里還插著一個巨大的假陽具。可是媽媽的眼神里卻看不出絲毫痛苦的樣子。

還有身體被捆綁在一起的照片,陰戶和小屁眼的特寫,更讓我心痛的是其中的一張照片里,媽媽的大屁股已經被鞭子抽的通紅了。

第六頁幾乎都是做愛的照片,一整根大雞巴都插進了媽媽的嘴裡,是傳說中的深喉,嘴角都是粘粘的口水和胃液。

媽媽濕淋淋的陰戶被那個神秘的陌生人插入,雙腿緊緊的纏在他的腰上,眼神是那麼的興奮和渴望。

這張照片里的媽媽像一隻母狗一樣撅著自己的大屁股,被人從後面插入,還有一張是肛交的特寫,那個人的雞巴上竟然出現了血絲,我的天啊,媽媽的屁眼被那個混蛋操裂了。

還有幾張是在廚房裡,媽媽一邊做菜,一邊撅著大屁股讓人從後面插入。最後那幾張是媽媽被內射的照片,陰道里緩緩的流出白花花的精液。

可是最讓人砸缸的是,所有的照片里都看不到那個人的臉,甚至連他的身材都拍攝的不是很清楚。

難道……難道這些淫具都是用在媽媽身上的嗎?是的,已經歷歷在目了。

可是我從照片里看的出,媽媽似乎很享受這樣的被玩弄,媽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而那個玩弄媽媽的混蛋又是誰?

在這個塑料盒子里,竟然沒發現一點線索,我……我到底該怎麼辦?

把這些淫具和淫照小心的放回盒子里以後,我失望的離開了家,返回了學校。

整個下午我的腦子裡都在想這些像魔鬼一樣困擾著我的迷題,現在我已經很清楚了,從媽媽對那個姦夫的遷就,從她保存的這些照片,和他在電話裡面的對話,可以放下人民教師的高貴身份,和他做這種事,媽媽絕對不是僅僅想隨便玩玩就算了的。

可是那個混蛋到底是誰?他是怎麼認識媽媽的?為什麼那麼多水嫩風騷的小姑娘他不去選擇,而會選擇媽媽這樣一個快40歲的人妻人母?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像往常一樣在家做著豐盛的晚餐,看著媽媽慈母一般的笑容,再想起中午我看到的那些淫蕩的照片,完全是判若兩人。

這麼多年,我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觀察自己的親生母親。說心裡話,媽媽確實比以前看起來更漂亮了,乳房尖挺,屁股豐滿,被牛奶保養的肉足異常的白嫩,皮膚也非常的細膩光滑。又細又長的眼睫毛,還有以前很少塗抹的口紅……這一切的一切讓現在的媽媽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名教書育人的人民教師,更像是一個高貴的艷婦,而媽媽平時對我的噓寒問暖又會讓我產生錯覺,到底那個淫蕩的女人是不是我媽媽。

吃過了晚飯,就在媽媽準備收拾碗筷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媽媽拿起電話一看,眼睛裡閃現出了一種異樣的光芒,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媚笑,可能這種變化連她自己都不會發覺。

本以為媽媽會回卧室或者去陽台接這個電話,可讓我意外的是媽媽並沒有這麼做。

「是韓姐啊,我也正想洗個澡呢,那我們一會見。」

媽媽掛上電話,迅速的收拾著桌子上的碗筷。

「兒子,一會媽媽去和你韓阿姨洗個澡,我們姐妹好久沒見了,媽媽可能會多陪她聊一會,你自己在家寫作業吧,如果媽媽回來晚了,你也不用惦記。」

媽媽接電話時的樣子就把她出賣了,如果真是韓阿姨的電話,手機的聽筒還用緊緊的貼到耳朵上嗎,是怕被我聽出什麼聲音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雖然聽不清楚,不過我還是隱約的感覺像是男性的聲音。

在自己卧室的門口偷偷的盯著媽媽的卧室,一會的工夫,媽媽就從卧室出來了,這是去洗澡嗎?

此時媽媽上身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絲製上衣,下身是一件黑色的薄絲超短裙,大腿則被兩條性感的黑色絲襪包裹著,腳上登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可……可是媽媽並沒有拿自己的挎包,確實是拿著浴包,難道我錯怪媽媽了?

雖然又出現了一絲動搖,可看到媽媽離開了家,我還是悄悄的跟了出去。我坐的那輛計程車,跟著媽媽的計程車,感覺就像是在拍攝偵探片一樣。

忽然前面的計程車停了,看到媽媽從車上下來,我也趕緊下車悄悄跟了上去。

恩?怎麼燈火通明的,仔細一看,上面寫著「輝煌洗浴廣場」。眼看著媽媽一步一步的邁上了台階,走了進去。

哎,看來這次我是真的誤會媽媽了,本來以為媽媽會以出去洗澡為幌子,去和男人偷情,可媽媽確實是是來洗澡的。

只不過讓我大感不解的是,一般女人出去洗澡,應該是穿的很隨便才對啊,可媽媽為什麼要穿的這麼性感妖艷呢。

也許……也許是媽媽想在韓阿姨面前展示一下自己性感的身材吧,也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解釋媽媽的這個不尋常的舉動了。

真的很慶幸,媽媽沒有騙我,至少今天沒有騙我,想到這裡我攔下了一輛計程車,返回了家。

都已經很晚了,媽媽還沒回來,要在平時我早就睡著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在床上躺了一個鐘頭,還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裡總覺得很不安。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客廳的燈也亮了,這時我悄悄的翻身下床,扒開門縫一看,果然是媽媽回來了,可讓我奇怪的是,媽媽臨走的時候明明穿著一雙黑色的絲襪,此時怎麼會變成了深綠色的?

哎?什麼聲音?為什麼媽媽的身上會發出嗡嗡的聲音?

看到媽媽脫下高跟鞋後向我房間這邊走來,我趕緊翻身鑽進了被窩裡。

「兒子,睡了嗎?」

我沒有做聲,還假裝著發出了鼾聲,看我沒什麼反應,媽媽關上了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忽然我隱約的聽到媽媽的卧室里傳來了笑聲,悄悄的走到媽媽卧室的門口,把耳朵貼在了門板上。

「當然聽你的話了,人家剛把跳蛋從那裡拿出來。」

「從我的騷逼里拿出來的,壞死了,怎麼就喜歡聽人家說髒話啊。這一路上它不停的在我的騷逼里震動,癢死了,裡面的水都流到絲襪上了,弄的我現在又想要了。」

「親愛的,你今天為什麼非要去洗浴搞人家啊,那裡的包房濕氣太重了。還是你想看其他女人的大屁股啊,哼。」

媽媽這是在質問別人嗎?這種語氣根本就是在撒嬌。

上帝啊,媽媽真的去偷情了,我還以為媽媽去洗澡了,可她……可她竟然是去洗浴中心和別的男人胡搞。

「壞蛋,人家的屁股能不大嗎,都被你打腫了。今天還把人家用繩子捆起來操,還捆的那麼緊,現在身上還有擂痕呢。」

「喜歡,我喜歡啦。」

「親老公,今天老婆的騷逼夠緊了吧,操的很舒服吧。你好狠心啊,用那把壞尺子使勁抽老婆的騷逼,都抽腫了,能不緊嗎,不過好刺激,嘻嘻。」

「壞死了,又出這種壞主意玩弄人家,呵呵。好好好,只要你喜歡就好,等你的電話。」

「老公,和你在一起真的好快樂好幸福,我愛你,真的好愛你。」

我瘋了,真的快瘋了,這就是我的媽媽嗎,這就是那個在別人眼中的賢妻良母嗎。那種骯髒淫穢的字眼以前是不會從媽媽口中說出來的,可是現在呢。

那個玩弄媽媽的人到底有什麼魔力,能夠讓媽媽這麼心甘情願的和他在一起,背著自己的老公和兒子讓他肆意的玩弄調教,甚至是性虐,難道他是魔鬼嗎?

雖然屁股被他打爆了,陰部也被他抽腫了,可是媽媽卻依然很愛那個人,這到底是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啊。

我發誓,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要查出那個混蛋是誰。可是我該從哪裡下手呢,我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都盯著媽媽啊。

早晨上學的時候,在公交車上兩個孩子在聊偵探片的時候似乎提醒了我,竊聽器,對啊,用竊聽器。

中午的時候,我馬不停蹄的趕到科技城,偷偷的買了一個非常微小的最新款的竊聽器。晚上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把它塞到了媽媽挎包里一個很隱蔽的地方。

因為明天是休息日,所以我睡的很晚,不過也並沒有聽到媽媽卧室有什麼異常的動靜。

早上天剛亮,我就被尿憋醒了,當我迷迷糊糊的從廁所出來時,竟然發現客廳的桌子有一張字條,我一看就知道是媽媽寫的。

「兒子,媽媽去晨練了,一會去和同事逛街,餓了的話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熱一熱吧,媽媽。」

難道媽媽真的去晨練了嗎,我惴惴不安的打開了竊聽器的接收器,結果……結果我卻聽到了媽媽的笑聲,是那種很淫蕩的笑聲。

「老公,我來啦。」

「呵呵,來的這麼早啊,我的騷娟娟,讓我看看濕了嗎。」

「濕了,昨天中午接到老公的電話,娟娟就濕了,腦子裡全是你這個壞蛋的樣子,想死人家了。」

「穿的這麼性感,是不是想讓老公打的騷屁股呀。」

「嗯,一想到老公,屁股就痒痒的,替老婆好好的教訓它吧,呵呵。」

「又用你的肥屁股勾引我啊,每次都想把它打爛了,可是這麼大也打不爛,嘿嘿。」

這個聲音,這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還有這個笑聲,這麼有點耳熟啊,在哪裡聽過呢?

「先幫老公舔舔屁眼吧,舔舒服了再來教訓你這個老騷貨,嘿嘿。」

「好臭啊,不過娟娟喜歡,老公,我舔的你舒服嗎。」

「嗯,不錯,技術越來越好了,越來越像個婊子了,騷娟娟,願意做我的婊子嗎。」

「願意,只要你開心,娟娟做什麼都願意,老公,你知道嗎,現在你就是娟娟生存的希望。」

「好感動啊,真的想永遠做我的女人,什麼都願意聽我的嗎?」

「願意,娟娟願意,哪怕老公讓娟娟為你去死,娟娟也不會猶豫的。」

媽媽到底在說什麼,我的媽媽到底在說什麼?

「騷娟娟,趕緊撅起你的大屁股,我要教訓它了,嘿嘿。」

接收器里傳來了啪啪的聲音,夾雜著的卻是媽媽綿軟的呻吟。

「啊……親愛地,抽死娟娟了,抽的娟娟好舒服,娟娟愛你,用力啊。」

「抽死你這個婊子,抽死你這個老騷逼,把你的騷屁股抽腫抽爛,好過癮啊。

這個變態,這個十足的變態啊。

「好老公,教訓它,用你的鞭子教訓我這個離不開老公的騷屁股。」

「老公打累了,把你的大腿匹開,老公要舔舔你濕淋淋的騷逼。」

「老公,娟娟昨天沒洗澡,還流了這麼多水,很騷的,要不我先去洗洗吧。

「要是不騷的話,能叫騷逼嗎,呵呵。」

「嗯,老公,憋咬了,會把娟娟的騷逼咬壞的,好刺激,娟娟想舔老公的大雞巴。」

「騷婊子,老公的大雞巴操進你的喉嚨了,真舒服,比你的騷逼還緊啊。別舔了,我想操你了。」

「老公,快來吧,娟娟等不及了。」

「把推張開,你的騷逼太鬆了,我要先把它打腫了再操,嘿嘿。」

裡面又傳來了啪啪的聲音,這個混蛋,那可是媽媽身上最嫩的肉啊,這個畜生這麼忍心下手啊。

「啊……壞老公,娟娟的騷逼好疼啊,好刺激,腫了,被老公打腫了。」

「好緊啊,被打腫的騷逼操起來就是舒服啊,我操,我操死你這個給老公帶綠帽子的老騷逼。」

「老公,你才是我的親老公啊,操死我吧,老公,揉我的騷奶子,舒服死了,我要升天了。」

「真騷啊。」

「老公,別拉我的乳環啊,感覺我的乳頭快要斷了。」

乳環?那是什麼東西?

「老婆,你的騷逼太緊了,我要射了,射死你。」

「射吧,射吧,射進我的子宮裡。」

沒動靜了,過了一會又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騷老婆,哪天吧環摘了吧。」

「可是我是做老師的,老師是不允許懷第二胎的啊。」

「為了我呢。」

「為了你,嗯,為了老公我什麼都願意做的,明天我就把環摘了,如果真懷孕了,我就把工作辭了。」

「呵呵,真的為了我什麼都願意做啊,逗你玩呢,不過我確實想玩玩孕婦,肯定很過癮的。」

「老公,我想以輩子都和你在一起,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這麼活下去了。

「能不能永遠和我在一起,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呵呵。」

「老公,我 表現的還不夠好啊,你還想讓娟娟這麼做啊。」

「玩了這麼多次,我還是覺得在你家裡玩最過癮。一邊看著你老公和你兒子的照片,一邊在我的胯下呻吟,傾訴者對我的愛,實在是太刺激了。下次我想在你兒子身邊玩弄你。」

「雖然我也向滿足你,可是我兒子肯定不會同意的啊。」

「那還不簡單啊,你給你兒子的牛奶里喝放點安眠藥不就行了嗎。」

「這……」

「在他的身邊,調教她親愛地老媽,真的好過癮啊,想想都刺激。到時候你再把你兒子的雞巴舔硬,坐在他的身上,讓你兒子的雞巴狠狠地操你這個親生媽媽的騷逼,讓他的精子射進自己親媽的子宮裡。親生母子亂倫,只聽說過,還沒見過呢,實在是太刺激了,哈哈。」

他在說什麼?這個無恥的混蛋到底是誰啊。

「老公,這……這……」

「別這呀那呀的了,就這麼定了,看你的騷逼又流水了,趕緊用你的絲襪肉腳把我的雞巴弄硬,我想操你的騷屁眼了。」

「老公,你的雞巴好粗好壯,我能以輩子都擁有它嗎。」

「當然了,不過擁有它的前提是你得聽話哦。」

「嗯,老公,騷老婆什麼都聽你的,我要以輩子都擁有你,老公,來操我的騷屁眼吧,它都等不及了啦。」

崩潰,我快崩潰了,那個玩弄媽媽的人是個魔鬼,二媽媽是個騷貨,十足的大騷逼。

下午媽媽回來了,真想不到她竟然和那個混蛋纏綿了這麼久,還假惺惺的說她和同事去吃海鮮了,看著媽媽打包回來的海鮮,我一點食慾都沒有。

事情又過去兩天,這個晚上,就在這個晚上,我偷聽到媽媽和那個魔鬼的對話,雖然我聽不到那個魔鬼在說什麼,不過從媽媽的話里我聽的出,那個魔鬼應該是打算明天晚上來我家和媽媽幽會。

第二天放學以後,我就直接返回家裡,心裡非常的緊張,不過也非常的期待,還暗中準備了一根木棒。

吃過了晚飯,一會的工夫,媽媽就端了一杯牛奶進入了我的房間,看的出來媽媽的樣子有一點不自在。

找了個借口,讓媽媽幫我去洗手間拿一條毛巾,趁這個工夫,我偷偷的把牛奶倒掉了。

媽媽進來以後,看到我吧牛奶都喝掉了,臉上露出了一種難以莫名的表情。

「媽,我有點困了,想休息了,明天再學習吧。」

「好吧,既然累了,就上床休息吧。」

聽到我發出了鼾聲,媽媽迫不及待的拿出電話,給那個混蛋發了一條信息。

過了一會,我就聽到了一陣淫蕩又刺耳的笑聲。

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他……他是……

喜歡就頂一下!!!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媽媽的淫蕩秘密533

3.0分

3.0分 媽媽的淫蕩秘密533

3.0分

3.0分 媽媽與我的秘密caa

3.0分

3.0分 我與舅媽的秘密faf

3.0分

3.0分 媽媽的KISS3ff

3.0分

3.0分 自愛的媽媽 95e

3.0分

3.0分 雪白的媽媽dc7

3.0分

3.0分 媽媽的絲襪1ec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www.saoyang.fun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